写代码的人

Posts tagged ‘xbox360’

微软的再度崛起

在舆论的视野中,微软在网络时代的表现一向有点负面。这个昔日的软件霸主,面对咄咄逼人的谷歌,给人一种感觉就是老去的王者。不过,如果我们严谨一点来审视的话,事实并非如此。比如说,最新的2011年第二季度财报,微软的利润为66.3亿美元,相比之下,市值超过它近600亿美元的苹果,利润为60亿美元。无疑,微软还是相当会赚钱的。

在这份财报中,我们看到,软件领域有了24%的增长,其中,微软的office并没有受到谷歌文档的多大冲击。Office 2010比office 2007多卖出了50%的数量。而在娱乐领域,微软更是创下了60天大卖800万台kinect的奇迹。这款游戏设备的外设,同时也拉动了xbox360的销售:多卖了21%。娱乐领域的总成绩单是:收入增长56%。

在一些稍许不那么有直接商业利益的领域中,微软也干得不错。微软先后建立了三个同盟:微软和雅虎的同盟、微软和facebook的同盟,以及微软和诺基亚的同盟。前者是搜索领域中的合作。在邀买雅虎失败后,微软和雅虎在搜索上达成以bing为核心的搜索合作协议。而这个新的搜索(包括以bing为核心的雅虎搜索和bing搜索自身),根据Hitwise的调研,已经占到了美国市场的27.44%的市场份额,bing自身的市场份额较去年12月份大幅提升21%。

除了搜索引擎自身的市场份额,微软还和facebook于今年1月达成了一个合作协议:微软将向Facebook提供一个网络开发接口,Facebook能够使用微软提供的API来把微软的网络搜索和付费搜索结果整合到Facebook在美国的网站当中。在这个协议的框架下,微软成为了facebook在美国的唯一搜索引擎提供商。很明显,搜索市场上,微软正在急起直追。

另外一个诺微同盟则是刚刚发生的事。诺基亚宣布全面转向windows phone 7操作系统,固然是诺基亚的自救,亦可视为微软获得了一个硬件制造商的重要支持。这个支持,对于微软进攻如日中天的苹果市场和日益壮大的安卓市场,是非常重要的。诺基亚虽然已远不如当年,但毕竟瘦死骆驼比马大,如果合作良好,以过于封闭的苹果系统和过于开放的安卓系统,win系统诺基亚手机,并非没有机会。

而这一合作,其实有一个前提,可能是在诺微合作中,很多评论所忽视的。那就是稍早时(今年一月),微软宣布,下一个windows版本将支持ARM处理器。可以这么说,如果微软不支持ARM处理器的话,那么,诺微合作的成效,将大打折扣。

如果说英特尔是电脑CPU的统治者的话,那么,ARM就是移动设备CPU中的头号选手。有资料说,这家公司的产品,占据手机处理器90%,上网本处理器30%,平板电脑处理器80%的市场份额——诺基亚手机就是使用ARM的CPU。故而,微软在年头向ARM示好的动作,或可视为这次诺微合作的伏笔。

相对于英特尔的CPU,ARM的则被视为低端CPU,具有成本低和能耗省的特点,而移动终端,特别是手机,限于设备的体积大小以及移动要求,非常需要这样的CPU,而不是价格高昂的英特尔产品。凭借这一点,使用ARM的iPad以及ARM与Android操作系统组合,都是2010年市场中相当闪亮的组合。

在与英特尔的较量中,ARM使用的是第三方授权模式,使得在ARM周围,有几十家半导体企业在和ARM一起合作生产芯片,使得ARM形成了自己的“ARM生态圈”,而英特尔闷起头来自己搞ATOM,成本高昂,且至今ATOM处理器功耗依然无法达到ARM处理器的水平。在移动领域,ARM的江山,相当牢固。

微软借助所谓的wintel联盟,携手英特尔统治PC市场多年,事实上也成为了桌面互联网真正的上游企业。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微软清晰地认识到,再守着wintel联盟并非明智之举。在利用windows版本对ARM的支持,携手诺基亚拓展windows phone 7系统,意味着微软开始倒向ARM。所谓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这句话大概是这段时间里微软频频动作的最好注解。

不过,ARM处理器到底性能比英特尔差了些,故而终端设备虽然由于价廉而得到普及,但数据处理能力也会相对较弱。这就有必要引入一个概念,来应对这个状况。这就是:云计算。

云计算这种将主要信息处理能力置于服务器端的模式,可以允许终端设备性能较弱。以微软这种巨头规模,不可能在这个方面缺失。故而,微软也早就开始布局云计算。

在2010年的年报中,微软在研发上投入了87亿美元,其中大部分都是与云计算相关的技术,据微软全球资深副总裁梁念坚称,目前微软近4万名工程师中,有7成的人与云计算有关,而今年这个比例将会达到90%。

云计算是一个强调“生态”的模式,也就是要有开放的心态和更多的第三方合作。微软向云计算如此着力地转型,在我看来,它已经学会了互联网时代建立广泛同盟的必要性。同时,云计算力量的强大,也为ARM核心的低端设备提供极好的支持。也许,在未来,wintel联盟依然在桌面互联网为微软获取真金白银,win-arm结构则在移动互联网中为微软打下同样身处上游的位置。

在苹果的乔布斯健康恶化,谷歌要召回创始人重任船长的今天,微软绝对是值得密切关注的数字巨头。与前两者过度依赖某个创始人不同的是,微软已经是一个不再依靠任何一个个体的成熟公司。这种公司,一旦战略大方向无误,它的竞争力,将会是惊人的。坦率地讲,我相当愿意用“重新崛起”来形容这个公司。微软,正在重生。

 

原文链接:http://weiwuhui.com/41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