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代码的人

Posts tagged ‘Groupon’

Groupon续写传奇:两个按键解决两大难题

Groupon创始人梅森计划在4月份将推出一款新应用:Groupon Now。

全球最大的团购网站Groupon计划在4月份发布一款新应用,Groupon希望这款应用能够改变人们选择进餐、购物和娱乐的时间和方式。该 移动应用名为 GrouponNow,在吸引外界关注的同时它也简单易用,但是与Groupon目前的每日购物商业模式有着根本性不同。当用户打开其智能机应用程序时, 两个按钮就会呈现在他们的面前:我饿了(I’m hungry)和我很无聊(I’m bored),点击任意按钮后,该程序就会根据用户所在地提供一份标 有详细时间的每日交易列表。

网站IPO或高达250亿美元

在芝加哥三月份一个寒冷的早上,安德鲁·梅森站在他公司办公室外的街角,雄心勃勃地想要解决人类有史以来都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难题:到哪里去吃午餐?

30岁的梅森是大红大紫的团购网站Groupon的创始人。他的公司每天向遍布世界各地的7000万名用户发送各种折扣相关的电子邮件。他穿着 一身厚重的冬衣,一件绣着Groupon图案的灰绿色的跟踪夹克,一双运动鞋和一双色彩夺目的圣诞袜。梅森拿起自己的iPhone,用它登录一个新的服务 地址——GrouponNow,并向我展示这两个不仅能够改变人们午餐习惯,更能重塑数以十亿计的本地消费市场的简单按钮。

手机屏幕上清楚地显示着这两个按钮:“我饿了”和“我无聊了”。

现在还是上午十一点。梅森点击了“饿”按钮,手机将梅森的位置传到Groupon的服务器,服务器则把他所处位置附近的可供选择的餐馆内容传送 到手机上。手机告诉梅森,穿过横跨在芝加哥河的桥到对岸,有个亚洲风味的餐馆20美元的午餐正以12美元的价格进行促销;而向北走一个街区,一家咖啡馆也 在为10美元的食物6折促销,也就是6美元。所有信息都明确表明,这一折扣只有在特定日期的特定时间内有效,而且还必须在餐厅有空余座位的情况下折扣才会 生效。

然后,梅森就用手机确认下单,在Groupon网站上购买了亚洲风味餐馆8美元的折扣券。这种商业模式,让GrouponNow将电话黄页、 Valpakcouponpacket以及数以百万计对价格敏感的客户连接在一起。“到最后,用户中午吃什么将由他们当时登录Groupon网站所能找到 的内容所决定。”梅森说。

这引起了外界广泛的关注。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这位曾经的摇滚乐团键盘手正在试图建立有史以来成长 速度最快的公司。Groupon的每日精选折扣商业模式从今年的7.5亿美元销售量起步,未来将产生每年30亿-40亿美元的总销售量。去年8月份,市场 对Groupon给出的估值高达14亿美元;11月份,这一估值就飙涨到30亿美元;而两个月前,Google给出的并购价格更是高达60亿美元。 目前,公司正在和投行密切接触,商讨总融资额可能高达250亿美元的上市融资计划。

“Groupon Now”拒绝山寨

正如有经验的用户所知道的那样,Groupon每天发送的电子邮件涵盖范围极广,从折扣套餐到按摩服务,应有尽有。但是客户需要预先付费,比如 付大概50-100美元买下一期完整的跳伞培训课,Groupon然后与商家就此进行分成,拿去其中大概40%-50%的费用。

同时客户们也知道,Groupon并不是目前唯一提供这种团购服务的网络服务商。Groupon的竞争对手有一长串名单,而且这个名单正在变得 更长。从匆忙上线的LivingSocial、Tippr、Bloomspot、Scoutmob以及BuyWithMe等小网站,到一些运作成熟的公 司。这些公司切入这块市场的原因也很简单,因为Groupon的商业模式并不复杂,它非常容易复制!支持服务的后台服务系统对技术的要求也不高,只需要 有足够多的客户经理对尽可能多的餐馆、美甲店打电话推销服务即可。而消费者们,看到Groupon给出的折扣价格,当然也不会反对有更多的团购网介入竞 争。

Groupon Now则是梅森的另一个尝试,他尽可能让自己的商业模式变得难以复制。它试图让大众消费市场和消费者的消费时间进行无缝对接。这个尝试,梅森不仅想改变人们的就餐时间,他还想让Groupon更进一步嵌入每个商家和消费者的日常生活中去。

“我们希望消费者一出门就计划着能用Groupon做些什么。”梅森说。而Groupon的投资人哈里·惠勒,说服梅森将GrouponNow 的原始 界面简化成目前两个选项———“饿了”和“无聊了”。惠勒说:“如果运作得当,Google目前所占有的市场份额在我们看来就会变得非常小。因为 GrouponNow切入的才是美国本土交易量最为频繁的那块市场。”

Groupon的由来

在梅森成为世界上最大团购网站的创始人之前,他有着一个更加崇高的理想———帮助解决这个世界上最困难的问题。离开学校组建ThePoint之 前,他在芝加哥大学攻读公共政策的硕士学位。ThePoint是一个民意收集工具,用来征集大众普遍认同的意见,用以说服公司和公务机关对现有政策做出改 变,比如推动联邦政府将选举日正式确定为全国性假日。ThePoint并不成功,因为没有人出来发表意见,有关的公司和政府机关也对它收集的资料不感兴 趣。但是 这个创意却完美地和本地消费市场连接在了一起。公司或许不会理会数百个愤怒的抗议者,但却非常乐意给出5折的折扣,只要同样数量的人群能够成为他们的顾 客。

2008年11月份,由ThePoint脱胎换骨而来的Groupon正式上线运营。梅森也认识到这一模式要想成功,大 量销售员工持续不懈地收集各种小店的资料,并且与他们正式签约必不可少。Groupon的设想正式成型之后,迅速在1年多一点时间内募集到了11亿美元的 风险投资。很快,大规模的销售队伍就建立了起来,Groupon无所不用其极的资料收集步伐也随之跟进。

其实在此之前,互联网界也曾经有人尝试过搭建团购网站,比如保罗阿伦投资过的Mercata,但在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这些网站也随之销声匿 迹。相比之下,Groupon切入市场的时机更好。因为它和Facebook和iPhone是同一代的产品,精准营销第一次在技术上成为可能,同时团购参 与者也可 以很方便地在社交网络中和朋友共享他们的收获。

在一开始,Groupon发给客户的邮件其实只是为了好玩。公司为此聘请了70位笑话段子写手,给客户写各式各样好玩的邮件,以此来提起客户的 好奇心,并促进销售。到了2009年,Groupon已经有了120名雇员,并且每天在30个城市里给客户发送大概30封这样的邮件。现 在,Groupon已经有了5900名雇员,每天在550个不同的市场中对外发送超过900封类似邮 件。

Google曾开出60亿美元天价

随着团购的交易量不断放大,外界对于Groupon的兴趣也在与日俱增。Google对地方分类广告市场有着自己的想法,并在去年秋天开始和 Groupon商讨并购事宜。据两位知情人士称,当时Google开出了 60亿美元的价码,但最终因为担心遭到反垄断诉讼而被迫放弃。同时,由于Groupon的盈利增长非常强劲,它的投资人也认为Google给出的价码过 低。当谈判启动的时候,Groupon每月的销售能力是7千万美元,而到了今年1月份,这一数据已经涨到了2亿美元。

在拒绝Google之后,Groupon从多家顶级风投公司获得了9.5亿美元的进一步注资。这些风投获得的股份多数来自Groupon早期的 投资 人,他们出售股份退出并拿到可观的投资收益。Groupon现在正在积极准备在资本市场进行IPO,有可能的话会是今年年底。“我们肯定都会在某个合适 的试点上市融资。”Groupon公司主席Lefkofsky如此形容Groupon以及其他新一代成长起来的互联网巨头,比如Facebook和 Twitter。

竞争对手是Groupon必须时刻警惕的风险之一,其中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位于华盛顿的 LivingSocial,它比Groupon还早一年创建。去年12月份,这家公司拿到了Amazon.com 1.75亿美元的投资,目前也正接近于完成和另外一些风投关于3-4个亿美元的第二轮融资。

另外需要解决的问题还有:消费者经常购买了Groupon的折扣券,但最终却没有把他们用出去,最终这对提高商家的交易量毫无帮助。每一个声称 和Groupon合作并且盈利的商户都很矛盾。“大多数人只是因为这次折扣来到店里,只有很少数的客户最终变成常客。”餐馆老板 Filippo Caffari说。他从今年开始使用Groupon,用它来替代之前在报纸打广告的做 法。

过去,梅森和他的团队对这些质疑一直予以否认。他们声称,多数商户都对合作效果满意,这一模式的效果也持续得到了经验的的验证。但随着 GrouponNow的即将上线,梅森团队的态度开始有所改变,并不那么坚持此前模式的效果。“运作一年之后,我们就发现现有的商业模式非常容易被复 制。”Lefkofsky说。梅森则补充道:“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解决我们商业模式中最本质的问题。很早我们也意识到了实时交易系统是竞争对手所难以复制 的。”

机遇和挑战

GrouponNow在很多方面都和现有的Groupon不同。此前 的商业模式也因此被梅森和团队视为Groupon1.0.比如和推销客户去尝试一个他们通常并不会尝试的东西不同的是,GrouponNow现在的 作用则是在客户做决策的时候起到一定的影响。而且和以往的邮件所截然不同的是,客户只能登录Groupon的网站才能找到自己所需要的各种信息。

和Groupon此前的模式能轻易在短期带来大量客户流不同,GrouponNow能够带来的客户流量可能更小,但却更有用。 GrouponNow最大的用处在于商户并不需要为客户流的峰值而储存大量的库存。“如果我们将商户的库存降低10%,客户的现金流以及盈利能力都 能够有质的飞跃。”Groupon总裁Rob Solomon说。如果有可能,未来小商户的物流状况将有可能和航空公司相媲美,物流的供给和需求能够 得到完美对接。

但是正如Groupon所引发的争议一样,GrouponNow能否真正实现“不被山寨”也在业内引发了很 大的争议。GrouponNow或许在技术上比其他团购网站更加先进,但并不能阻止其他公司通过创新实现超越。LivingSocial近期就上线了 自己的实时团购系统,其他公司也在积极向这个领域发展。一场新的团购暗战正悄悄拉开序幕。

来自:csdn.net

 

探秘孕育亿万富翁的 Groupon 办公室



Groupon 正在和投行积极商议 IPO ,据彭博社报道,Groupon 的市值可达 250 亿美元。其中几位创始人持有的股份价值 10 亿。早期的投资人 Eric Lefkofsky 也刚刚登上了福布斯亿万富翁榜,身价达 16 亿美金。

去年 11 月,也就是刚刚传出 Groupon 将被 Google 收购的消息之时,businessinsider 拜访了 Groupon 总部。孕育了这些互联网新贵的办公环境又是怎样的?一起来看看吧!

Groupon 总部位于芝加哥市区芝加哥大道(600 W. Chicago Ave)的蒙哥马利 ·沃德大楼的六楼。

前台有一块大的 LCD 屏幕欢迎来访者。

前台 MM。她一般手里会拿一个大本子,每个来面试的人都要在本子上画一幅自画像:) 注意 MM 后面的 Groupon 猫的 Logo。

Groupon 联合创始人兼 CEO Andrew Mason 正在看一段视频,昨晚的奥普拉秀里面提到了 Groupon。

Andrew Mason 接受福布斯采访的报道放在中间,四周都是有关 .com 公司衰败的历史。例如 My Space, Netscape 和 AOL,以此来督促自己不能松懈。

参观的第一站是 Michael 的房间。Michael 是个神人,在 Groupon 搬来这个办公室之前,他就住在这儿。Groupon 来这儿以后让他继续住,就好象是为一个理想中的英雄保留了一个奇怪的房间。

房间里面是这个样子(壁纸蛮好看的):

马桶里都是糖啊:

iMac,里面全是范·海伦的歌。旁边还摆着 Andrew Mason 的数码相框。

还是到外面看看吧。下图是市场和销售部门。

 

下图也是销售人员所在的区域,这个区域有个好玩的名字:“搏击俱乐部”。

下面是一些编辑人员的办公情况。他们的空间不大,但墙上有大屏幕,不停地播放电影。

另一些编辑在这里:

员工激励口号:

不少员工都在留小胡子,为了迎接“Movember”——专为男士健康筹集资金的年度慈善活动。

客户的表扬信:照片墙:

这儿是厨房:

休息室:

最神秘的地方,就是做秘密项目的团队,在箱子后面:

帘子后面是一些开发者:

窗外望去(《芝加哥论坛报》的大楼):

搬来新办公室以前,Groupon 的工作环境怎么样?可以在这儿看到(同一栋大楼的另一楼层)。

via businessinsider

团购鼻祖Groupon中国揭秘:快与慢的商业逻辑

王歆(化名)约见Groupon中国方面的高层已数次,但遗憾的是,合作毫无进展。

作为国内一家超大型企业的合作拓展经理,王歆原以为,凭借公司一年数十亿元的销售额加上家喻户晓的知名度,与Groupon合作团购应该不难。“我们和拉手、美团等本土团购网站合作时,他们反应速度很快,推进很顺利,效果很满意。”王歆说。

但这家全球团购网站的鼻祖显然让她有些失望。

Groupon曾只用短短几个月便席卷欧洲18国140多个城市,今年1月联手腾讯大举入华后,其声势浩大的招兵买马也震动了业界,本土团购网站鹤唳风声,而不少有实力的大型商家纷纷主动与其接洽。但与雷厉风行的招聘速度相比,Groupon在中国的业务拓展显得保守、谨慎。

“当我们双方分别表明合作意愿后,德国高层要求我们先出具销售数量、市场份额等基本商业数据,然后再做后续商讨合作。”王歆抱怨,主管Groupon合资公司的德国高层显然对中国市场不够了解。

不过,若能抢到“Groupon中国上线首单”这一资格,宣传效果将倍增,王歆为此仍在努力。

据记者了解,有多家大型企业正和Groupon洽谈合作,但Groupon中国网站的正式上线时间表一推再推,合作无法落定。

即便如此,“海龟(Groupon)”和“富二代”(腾讯)的联姻还是让“土鳖(本土团购商)”们捏着一把汗——因为它们太有钱了。有人断言,如果双方配合密切,势必给中国的团购市场扔下一颗重磅炸弹。

“Groupon投重金在中国,必将抬高团购的市场门槛。”拉手网CEO吴波说。而前雅虎中国总裁、资深互联网分析人士谢文则预计,Groupon将在中国高端团购市场占到50%以上市场份额。

是抱团,还是继续孤军奋战?这个令团购网站们纠结的话题在圈内热议。一向打得不可开交的团购网站老板们从未像现在这样亲密、团结地聚在一起,他们互通信息,共商对策。

人才战、广告战、烧钱大战,在团购战场已然开打。

改还是不改?

“我的压力非常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离职。”近日,一位刚加入Groupon的中高层人员垂头丧气地告诉记者。从一个月前踌躇满志地加入Groupon到如今的心力交瘁,一种微妙的心态变化正在Groupon公司员工中滋蔓。

Groupon入华一个多月,奉行的是“焦土政策”,即以高于业界两到三倍的薪水到竞争对手挖角。如果挖过来的人达不到公司的要求,就迅速炒掉,这使得员工们从入职的兴奋迅速转入压力下的焦虑。

除了被炒的风险压力, Groupon在中国进展迟缓、业务迟迟不上线也让员工们无所适从。

“网站原先定于二月底上线,但现在看来,可能至少要拖到三月份。”Groupon内部人士告诉记者:“Groupon首单非常重要,肯定是来自超大型商家。但具体是哪一家,未最终敲定。”

据记者了解,希望和Groupon合作中国第一单的公司不胜枚举。此前,邮件门、招聘门、涉嫌非法经营、中国高官蹊跷离职等事件已经让 Groupon赚够眼球,“第一单”的诱人对每个商家来说都无法抵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曾和Groupon洽谈过合作的人士表示:“只要能和 Groupon达成第一单合作,公司可给出任何资源。”

正当大家争先恐后地要和Groupon合作,Groupon却在犹豫,是否在中国照搬美国“每日一单”的模式。

所谓“每日一单”,即每天只推荐一家商户的产品。在美国,Groupon拥有5000万注册用户,有效邮箱达到率为66%,通过超低价格向这些注册用户发送信息,一天一单也有足够的商业价值。但在中国,本土团购厂商都改良其模式,采用“一日多单”,吸引多家厂商同一天打出促销广告。

“改,还是不改”,这对Groupon是个难题。

更为重要的是,由德国方面强势主导的Groupon合资公司对中国公司并不了解,导致决策效率低下。一位Groupon员工告诉记者,对于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公司,德国领导团队却要去调研它的销售数量、市场份额、产品品质等基础问题,这使得合作进程大大放缓。Groupon正式上线时间,因此也一拖再拖,至今没有准确时间。

此外,据该员工透露,Groupon在中国计划只选取大型、高品质商户合作,并且有可能极力压低商家的折扣数,即,绝大部分商品可能会以低于五折的价格对外销售。销售后,Groupon和商家的分成比例为5:5。

目前,在中国,团购网站与商家的分成比例基本为1:9,商家以较低价格对外销售后,将会获得绝大部分收入。“有些团购网站甚至还担下了亏钱的损失。”一位本土团购网站负责人告诉记者:“例如,团购网站和商家签订合约时是50元,真正对外销售时却只卖40元,不计自身经济利益,只为争夺更多用户。”

Groupon特立独行的做法在中国能否施展开拳脚,目前尚是个未知数。一位想与Groupon合作的商家告诉记者:“如果单纯以实物形式进行销售,我们可能会控制量,避免损失过大。未来在合作过程中,我们只能寄希望通过更多形式的创新和探索,达到共赢方式。”

“Groupon在美国的策略照搬到中国,可能确实有难度。”Groupon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但是,Groupon会极力寻求有实力、高品质的买家进行商谈。在与极个别大型商户洽谈合作时,放松合作条款,也存在可能。”

不拼技术,拼劳力、资本

尽管如此,Groupon强势入华制造的紧张局势,让本土团购网站们不敢大意。

“2011年是团购高速发展一年,我们预计全年团购销售额将达到200亿元,是2010年的十倍。”团800联合创始人胡琛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对于Groupon和腾讯而言,都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市场机会。

但是,这200亿元的市场,比拼的不是技术实力。谢文认为,团购网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也不是技术密集型企业,而是资本和劳动力密集型产业。

拉手网CEO吴波透露,拉手网70%人员都是销售。而国内其它团购网站员工组成比例亦相仿。换言之,团购网站竞争最终比拼的是标准化、规范化的经营管理能力,以及雄厚的资金和人才实力。

Groupon杀入中国,仅仅用了一个多月,就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共招聘了300多位员工。记者看到,其北京办公地点乐成国际B座六层已经人满为患,无法入座,并即将搬至新的办公场地。另消息称,Groupon还将在三个月内招聘千人。

这背后都是资金实力的推动。今年1月,Groupon刚刚完成一轮融资,筹集金额共9.5亿美元,并称将利用这笔资金支持全球扩张,尤其是亚洲市场的拓展。

被Groupon收购并委以全球拓展重任的德国Ctiydeal侵略性很强,在欧洲曾经双倍薪水从对手手里抢人,打赢后又大批解雇,其在全球迅雷不及掩耳的扩张速度早已引起业界的恐慌。

“本土团购网站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业内人士说,这几家领先的团购网站都在年前先后融到资,有来自投资人施予的很重压力,必须加速拼抢市场。

此前,拉手网就曾大幅进行广告宣传,并宣称5000万美元融资中,广告投放将是重点之一。目前,在北京的公交车、写字楼电梯广告中,随处可见拉手网的广告。美团网也透露将进行2011年度广告招标,初步预算达1.3亿元。满座网、糯米团等团购网站也都已加入广告的烧钱大战中。

中国本土团购行业薪资普遍不高,老板们担心人才被Groupon公司以高薪挖走。满座网CEO冯晓海向记者透露,其公司平均工资比Groupon美国低10倍,约为5000元。而24券网员工工资比行业还低20%-40%。

关于Groupon高薪挖人,胡琛调侃:“第一,怎么能保证挖过去的人不会在一个月内被裁掉呢?第二,怎么能够保证这不是大家无间道派过去的呢?”

但据记者了解,为避免人才大规模流失,本土团购网站之间已经达成口头协议“永不复找Groupon挖走的员工”,彼此之间还达成默契“不互相随意挖人”。

此外,为了应对竞争,各网站也大举招兵买马。拉手网两个月就将团队扩张到1500人,并且在继续扩张。满座网也计划2011年销售团队也将扩充到1000人。

“庞大的开支,让这些网站压力很大。”一位业内人士评价。

本土团购应对

记者发现,自Groupon宣布入华以来,本土团购网站之间明显加强了交流和合作。“有行业内的相关会议,只要有时间,就会过去听听。”一位本土团购网站主管说。

胡琛认为,团购是一个非常注重本地化经验的互联网业务,中国的团购市场与美国有很大的不同。根据团800的统计,到去年年底已经有1700家团购网站,远超出美国类似网站的数量;其次,消费折扣的比例也比Groupon在美国坚持的5折要低很多,团800的统计来看平均是3.3折;此外,中国本地的支付信用体系、商家服务质量以及物流快递的现状,也导致产生了很多“中国特色”的团购方式和问题。

“在这些挑战面前,Groupon与腾讯一样都是新手,需要更潜心研究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并以一个务实严谨做业务的踏实态度,才可能追赶上目前行业里的对手。”胡琛说。

“Groupon入华,只是在中国市场多了一个参与者而已。”冯晓海认为,“所谓的竞争就像一场比赛,要战斗力强、融资能力强、团队文化强,这三项哪一步走得很快都没有意义。”

冯晓海表示,满座网不会和Groupon打价格战,“我们会有策略性地打各种战役,就像作战需要特种兵、常规军一样,在不同市场上打不同策略的战役。”

吴波则告诉记者,拉手网正在根据功能和产品的分类做专业化频道。目前,酒店频道在广州、上海取得效果非常好。除此之外,拉手网正在向全球的团购网站学习,比如东欧团购网站卖得最好的产品是旅游,也给他很多启发。

“和Groupon合作,腾讯用不上力,排队、军训然后拉出去推销等这类事情,腾讯不擅长。”谢文说,Groupon除了先发的品牌和知名度优势外,还有标准化、规模化管理的优势,在中国正式落地后,高端、比较规范的商家都会向其靠拢。

“团购网站是资本和劳动密集型产业,更应该跟麦当劳、星巴克一类企业类比。”谢文表示:“我们可以认为雅虎、eBay等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发展不好,但没人敢说麦当劳、肯德基等公司在华发展不良。”

谢文预测,中国团购产业竞争将会非常惨烈,阵亡率能达到95%以上,现在的前十强一年后可能有5家出局。而Groupon将可能在中国高端团购市场占到50%以上的市场份额,在低端个性化市场占到10%左右。综合起来,Groupon在中国团购市场的排名将可能在前三。

原文链接:http://www.21cbh.com/HTML/2011-2-28/yOMDAwMDIyMjcyOA.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