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代码的人

Posts tagged ‘AMD’

博文:为什么甲骨文要吃掉AMD(图)

“打假”之日,新浪围脖推出了辟谣信息,很给力。不过,业界的传言很多时候都是烟雾弹,比如,传言甲骨文要收购AMD,的确够三八。消息源不明,也让媒体猜测,这可能是竞争对手的伎俩,转移公众视线。再看看消息本身,称甲骨文本将在美国加州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CEO拉里·埃里森将宣布,甲骨文将斥资78亿美元(每股11.6美元)收购全球第二大芯片制造商AMD。一旦成行,甲骨文市值也将超过1700亿美元,全球IT企业市值排名第四,仅排在苹果、微软和IBM之后。

这事如果主角是其他企业,可能不会引起轩然大波。正是因为甲骨文总裁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不按常理出牌的另类风格,才吊足了媒体和公众的胃口。

那么,这个拉里又有甚么特别之处呢?这个硅谷的野心家,在32岁前,几乎就是一个典型的失败者:他是犹太人,从俄罗斯移民美国,母亲19岁就生下他。小时候在芝加哥长大,性格孤僻,热爱享受。读过三个大学,没混来半张文凭。换了十几家公司,挣钱不多,却大手大脚,最后他那研究中国历史的老婆受不了离开了他。逼入绝境,激发了男人的斗志。这个喜欢日本文化的小伙子只能靠1200美元创业。1977年6月,他和两位伙伴Bob Miner和Edward Oates3人合伙出资2000美元成立了软件开发研究公司。1976年IBM研究人员发表了一篇里程碑的论文,“R系统:数据库关系理论”,介绍了关系数据库理论和查询语言SQL, 这是第一次有人用全面一致的方案管理数据信息。拉里如获至宝,因为他已经从中觅得商机,决定开发通用商用数据库系统甲骨文,这个名字来源CIA项目。10年之后,当IBM如梦初醒,开发出DB2时,拉里已经成了千万富翁。那时,流传着一句拉里的名言:“我需要的不仅仅是成功,所有其他人都必须失败。”

这也是他的一贯作风。好胜心强,为了成功不择手段。他曾对客户宣称甲骨文可以运行各个系统,甚至在公司只有4、5个程序员时,宣称公司规模很大,以此获取客户的信任。虽然夸大其词的营销手段并不为人称道,但是甲骨文还是赢了。在拉里的带领下,甲骨文公司连续12年销售额每年翻一番,成为世界上第二大软件公司,拉里也凭借270亿美元净资产,排在2010年度《福布斯》美国富豪榜的第三位,仅次于盖茨和巴菲特, “捐献承诺”的榜单里也仅次于他们二人。

或许,说到这你对甲骨文的概念还是一知半解。其实,它的客户遍及生活各处,无论你是从自动提款机上取钱,或者在航空公司预定航班,或者将家中电视连上Internet网,你就在和甲骨文打交道,甲骨文的客户大多是赫赫有名,名列财富500强的大型公司。

自1977年创建以来,甲骨文经历了黄金十年,在2004年时市值达640亿美元。但进入新世纪,由于多线作战,甲骨文也面临腹背受敌、捉襟见肘的窘境。2001-2002年,随着微软MS SQL 7数据库与IBM亦以DB2数据库抢攻市场开始,甲骨文便开始制定反击策略。过去,甲骨文的数据库只是一个平台,平台上的应用多由其他公司开发,但自2000年底起,该公司自行推出一套叫“电子商务套餐”(e-business suite)的软件,内有人事管理系统、销售系统,全都是植根在数据库上的程序。不过这仍未挽回甲骨文的颓势,IDC的调查指,在这2000至02年,微软业务增长46%,IBM增长41%,但甲骨文却下跌10%。2003年,甲骨文涉足应用软件界时,也遇到了强敌SAP的竞争。当时在高阶商业软件市场上SAP公司的市占率高达36%,而甲骨文仅占13%。

或许正是这种处于下风、被打压的困境,又激发了拉里好勇斗狠的能量,他渴望通过收购的方式,布局崭新的生态系统。过去5年,他率领甲骨文在收购市场频频发力,拉里率领他的红色军团旋风般收购了53家公司,耗资逾520亿美元。其中,2005年初以103亿美元收购PeopleSoft,2007年3月以33亿美元收购Hyperion;2008年初以85亿美元收购中间件巨头BEA;2009年以74亿美元收购Sun,已经开始跟惠普和SAP等巨头较劲。如果再把江河日下的AMD收入囊中,甲骨文将拥有了RISC和X86两条CPU产品线,完成了在芯片产业的布局,对IBM构成极具威胁的挑战。两强将在服务器市场展开正面对抗。甲骨文或将执掌IT硬件、软件和企业服务市场的龙头棒。

除了收购公司,拉里还收购人才,其中也包括去年因为性丑闻被惠普炒掉的CEO马克·赫德(Mark Hurd),任命其为甲骨文新任联合总裁及董事会成员。对此,拉里专门给《纽约时报》发邮件称赫德跟自己是铁哥们,并称惠普董事会辞去赫德是“自苹果董事会多年前炒掉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以来最糟糕的人事决定。”甲骨文试图纠正惠普犯下的错误。从这个角度看,拉里还真是不拘一格降人才啊!

不过,从甲骨文收购AMD的消息传扬之后的各方反应看。AMD比甲骨文更占便宜。受并购消息刺激,AMD股价在盘前交易中上涨了18.1%至10.62美元;甲骨文股价则下跌了1.2%至32.5美元。有分析师认为,新型服务器产品和统一CPU和GPU融合芯片AMD Fusion APU将会让AMD在2011获得更多市场份额和持续盈利能力。或许正是相中了AMD的好,所以它才会成为甲骨文、戴尔、Broadcom(博通)等巨头竞相购买的目标。它们都认为虽然AMD顶着万年老二的牌子,长期被Intel打压,但是它的多项专利和技术的商业价值不容小觑。

拉里·埃里森曾对媒体公开表示,我们收购AMD将改变IT业,整合第一流的企业软硬件和关键任务计算系统。甲骨文将成为业界唯一一家提供综合系统的厂商,系统的性能、可靠性和安全性将有所提高,而价格将会下滑。一旦收购成功,甲骨文将获得AMD两项硬件资产——CPU和GPU。AMD的X86 CPU产品目前市占率20%左右,GPU产品的市占率是40%。收购AMD后,甲骨文可以把AMD的CPU产品整合入自身的服务器产品线。值得关注的是,甲骨文同时获得了AMD的图形芯片技术,具体怎么发力,还要看拉里的智慧用心。因为从两家公司的业务来看,甲骨文的强项在于软件,但去年欧盟批准其以74亿美元收购Sun后,硬件能力大幅增强,收购AMD的话将获得X86指令架构CPU以及显示GPU,这与行业软硬件融合、嵌入式设备兴起的趋势相吻合,能为企业提供软硬件、关键系统计算等综合系统,显著提升系统的稳定性、可靠性和安全性。另外,从甲骨文的现金储备和资金实力看,有足够的能力一口吞掉AMD。对于AMD而言,2011年无疑是个华丽转身的好机会。根据 1月21日,AMD公布的数字显示,截至2010年12月31日的财年第四季度财务报告显示,AMD第四季度实现营收16.5亿美元,环比增长2%,同比持平;实现净利润3.75亿美元合每股收益0.50美元,同比增长23%。如果甲骨文可以给AMD创造适宜其发展的平台,那么对于Intel的复仇很可能会来得更加猛烈,这无疑是促成两者联姻的主使人愿意看到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