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代码的人

Posts tagged ‘谷歌’

拉里·佩吉:谷歌应重拾初创公司精神

北京时间3月2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连线》杂志网站昨日刊登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的文章《拉里·佩吉欲使谷歌重拾初创公司精神》。文章介绍了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吉(Larry Page)的经营理念。虽然谷歌在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的带领下获得了巨大成功,但拉里·佩吉在谷歌的发展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正是由于佩吉的长远眼光,谷歌才会去研发自动驾驶汽车,去拍卖无线移动频段;佩吉想让全人类共享知识,谷歌才会设立谷歌图书项目;而收购Android也是佩吉的决定。虽然谷歌的规模日益庞大,但佩吉仍然想方设法让谷歌和初创公司一样灵活。可以说,佩吉是个理想主义者。

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吉

全文概要如下: 

12年前的某个下午,拉里·佩吉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给约翰·多尔(John Doerr)打了一个电话。几个月前,两位谷歌创始人从多尔的风险投资公司KPCB和红杉资本分别获得了1250万美元的融资。当时两个人同意,拿到钱后会雇佣一名局外人来代替佩吉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CEO)。这种策略看起来很正常,为的就是给两位没有经验的创始人提供“成人指导”,但后来佩吉和布林反悔了。多尔回忆道:“他们说,‘我们改变了主意,我们认为凭我们两个就能管理好公司。’”

多尔的第一反应是立即撤出他的股份,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多尔向佩吉和布林提出一个请求:他将为两人组织一次与硅谷最优秀CEO的见面会,让他们更好的了解CEO这项工作。多尔告诉两人:“在这之后,你们如果觉得该另雇CEO,我们会帮你们找。如果你们不想要,那我会来做决定。”佩吉和布林随后参加了这次科技界的神秘会议,参加会议的有苹果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英特尔的安迪·格鲁夫(Andy Grove)、Intuit的斯科特·库克(Scott Cook)和Amazon.com的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等。会议后,两人给多尔打了电话。

佩吉和布林告诉多尔:“我们同意你的看法。”他们准备聘请一位CEO。但是,他们只会考虑一个人:史蒂夫·乔布斯。

高兴的是,多尔最终说服了他们拓展选择范围,随后他就把艾瑞克·施密特介绍给了他们,2001年施密特开始担任谷歌CEO一职。在头两年谷歌的发展异常艰难。直到2002年底,两位创始人对雇佣施密特仍有激烈的争论。当时布林告诉记者:“现在投资者对我们放心多了,他们现在不用担心两个小流氓在乱花他们的钱。”但随着岁月流逝,在施密特的领带下,谷歌成长为全球第三大科技公司,佩吉和布林才真正承认了施密特的贡献。之后佩吉形容为聘用施密特是“明智之举”。

经过10年的运营,现在谷歌的收入从不足1亿美元上涨到了300亿美元,佩吉又再次担任谷歌CEO,一个他一直认为自己能胜任的角色。大部分公众可能不明白这次人事调整的重要性,佩吉只是两个古怪谷歌创始人中的一个,随时可以被替换。但实际上佩吉与众不同,他将具有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史蒂夫·乔布斯一样的影响力。没有人能向他那样整合谷歌的野心、道德观和世界观;与此同时,佩吉显得古怪、自大、神秘。在他的领导下,谷歌将更难预测。

2004年,谷歌在首次公开募股(IPO)前提交给SEC的报告中就有一段佩吉写给未来股东的话,其中他抛出了那段著名论调,佩吉声称“谷歌不是一家传统公司,我们也不打算变成那样。”在随后的几年,谷歌的确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但在三驾马车的领导下,施密特用更多传统做法来平衡两位创始人异常的冲动心理。随着佩吉重新掌舵,没有人肯定这种微妙的平衡能否继续维持。现在,谷歌正被一名激进分子掌握。

佩吉的一些个性明白的显露出来。他很聪明、有信心,很少参加社会活动。但他性格中最突出的一点是具有无限的野心,既要超越自我,也要最大限度的改善人类的状况。他认为,前所未有的科技繁荣是检验这种野心的良好机会,并认为毫无作为只会无耻地浪费这个机会。

谷歌副总裁梅丽莎·梅耶(Marissa Mayer)说:“除非你知道佩吉和布林是蒙台梭利的门徒,不然你就不了解谷歌。”梅耶指的是意大利女医师玛莉亚·蒙台梭利创建的理论,蒙台梭利认为应该允许孩子自由追求自己的兴趣。在蒙特梭利的学校中,你可以自由的绘画,因为你有东西要表达或者你只是想画画,而不是老师要求你这么做,这就是佩吉和布林解决问题的方式。他们总是在问,为什么要这样呢?此时在他们的大脑中就已经开始进行前期编程了。

佩吉在密歇根州的东兰辛长大,父亲是教授计算机科学的老师。小时候佩吉想成为一位发明家,不仅仅是因为他对数学和技术的兴趣和展现出的天赋,佩吉说:“我真的想要改变这个世界。”

佩吉不善交际,别人与他谈话甚至会产生挫折感,但当他说话的时候,会抛出许多奇思妙想。作为一名密歇根大学的本科生,当年佩吉对运输系统非常着迷,他还设计了一个未来感十足的通勤方案,用来替代学校的单轨铁路系统。

佩吉已经有了很好的想法,但他的眼光也拓展到了商业领域。他说:“12岁的时候,我就知道以后自己会开一家公司。”1995年,佩吉进入斯坦福大学攻读研究生学位。斯坦福不仅是学习计算机知识的好地方,也因为互联网的蓬勃发展,成了有野心的企业家的聚集地。佩吉对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的传记印象深刻,虽然他的贡献可以比肩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但这位塞尔维亚科学家死的时候却默默无闻。佩吉说:“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我觉得他如果有更多的资源,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他在商业化过程中遇到了麻烦。比他所遇到的麻烦都要大。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教训。我不想只发明东西,我想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佩吉的确发明了一些东西。他与同班同学布林合作创建了Google搜索引擎的前身BackRub。一开始,佩吉和布林都在犹豫是否应该放弃博士课程,他们尝试着将这项技术授权给其他网络公司。失败以后,他们将搜索引擎改名为谷歌,自己创立了公司,并开始寻找投资。

虽然两位创始人都有技术和想象力,但佩吉是公司发展远景的掌舵手。谷歌的第一位雇员克雷格·西尔弗斯坦(Craig Silverstein)说:“只要有机会,佩吉绝不放过,公司会为此全速前进。我认为布林就不会那样。我很难保证如果布林来做出那些决策,谷歌会变成什么样。”

即使是后来施密特担任了CEO,谷歌仍然是由佩吉来制定公司的核心戒律。佩吉希望在谷歌的每个人都胸怀大志。这个习惯对他来说是决定性的。当有人提出一个想法,佩吉肯定会用更大的数量级和野心进行反击。2003年,在一次管理层会议上,讨论到开设海外工程师办公室,施密特问佩吉,公司的增长速度多快才合适。佩吉反问:“微软有多少工程师?”别人告诉他,差不多有2.5万人。佩吉表情严肃的说:“我们应该有100万。”在这个时候,年长的施密特会将佩吉拉回现实世界,但现在是佩吉自己担任CEO,已经没人会这么做了。

这意味着什么呢?如果历史可以借鉴的话,佩吉的理想主义冲动可能会使谷歌成为一个经营范围大大扩展的公司。2008年,谷歌参加了FCC的无线频谱拍卖,这些频谱是为移动通信准备的。此外谷歌还一直在研制可以自动驾驶的汽车。

谷歌软件工程师埃里克·维克(Eric Veach)表示,佩吉的有些想法很难实现,但他却像让大家立刻完成。在2000年初,维克参与开发了谷歌的广告系统。佩吉坚持认为,这个项目应该简单化、可扩展。广告商只要提供他们的信用卡,不需要与销售人员打交道,也不必自己选取关键词,这种方法帮助创建了历史上最成功的互联网商务产品。

目前谷歌存在的一大问题是由于规模庞大,导致官僚主义严重,拖慢了公司的发展速度。预计这种状况会得到改变,因为速度也是佩吉的着迷的东西之一。早期的谷歌雇员梅根·史密斯(Megan Smith)说:“佩吉总是在计算一切。她曾经和佩吉一起走在摩洛哥的一条大街上,突然佩吉拉她进了旁边的网吧。随后,他就开始计算这里打开网页需要多久。”

Gmail创始人保罗·布克海特(Paul Buchheit)记得有次他在佩吉的办公室做演示。佩吉告诉他Gmail页面打开速度太慢了。布克海特表示反对,但佩吉仍坚持他的观点,并表示页面打开至少用了600毫秒。布克海特当时想,他肯定是随口说说的。但是,当他回到办公室,检查了服务器日志,真的是600毫秒,佩吉竟然说的没错。佩吉对速度的追求也导致他对页面转换时的动画、过渡等胡里花哨的东西有强烈抵触情绪。

当施密特执掌谷歌以后,佩吉终于有时间追求任何他感兴趣的东西了。他把自己的热情投到了他认为能对公司产生巨大影响的项目之上。收购Android和它的创始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就是佩吉的主意。鲁宾现在是工程副总裁谷歌,Android是目前谷歌最大的资产之一。

佩吉还有一个梦想,要将世界上的所有图书数字化。许多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但佩吉不这么想。可能这会花费巨大,但还是有可能实现的。为了搞清楚实现这个目标需要花去多少时间,佩吉和梅耶在办公室亲自扫描了一本书,然后佩吉还在电子表格中做了记录:需要扫描多少页,扫描每页需要花去多少时间,需要多少存储空间等。最终,他确信相关的时间和费用是合理的。令他震惊的是,他的电子表格并没有消除人们的疑虑。佩吉后来说:“我把这些数字给他们看,但他们还是不相信,但最后我还是决定要做。”

公众对谷歌的图书搜索大加批评,并发起一系列法律诉讼想要阻止谷歌这么做,佩吉对此感到失望。佩吉说:“你真的不希望人类从书本中获得知识吗?”佩吉还表示,虽然隐私很重要,但他认为对谷歌的隐私政策批评往往言过其实。任何产品都有10%的机会成为话题,但很难预测会是哪一个,他说:“通常人们总是对不该心烦的事情心烦。”

佩吉的另一个目标看起来的确不大可能实现:让雇员数超过2.4万的谷歌像初创公司那样运作。佩吉和布林一直都想让谷歌保持灵活。早在2001年,谷歌的雇员数达到400人,佩吉就担心日益增加的中层经理会使公司陷于泥沼。于是,他和布林想出了一个根本的解决办法:他们决定尽量消除经理这个职务。人力资源团队恳求他们不要这样,但两位创始人仍坚持那样做,很快他们发现这是一场灾难,最后谷歌悄悄恢复了经理职务,但这只是长期斗争的开始,

佩吉的方法是对于新雇佣的员工他都要加以过问,至今他审查过的员工超过了3万名。对于每一个候选人,他都会得到一个经过人力资源部压缩的数据包,这个经由定制软件得到的数据包可以让佩吉快速了解候选人的突出才能。他通常会在一星期内下达批准令。佩吉说:“它帮助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佩吉对大多数大公司都存在的官僚结构缺乏耐心。2007年他注意到雇佣一个助理可以更好的安排他与同事的会议。佩吉说:“人们如果想要见我,不会愿意亲自同我说。但他们会很高兴跟助理说,这种状况可不好。”,佩吉表示,最好的会议就是没有会议。于是有一天,布林和佩吉突然解雇了他们的助理。任何想要和他们交谈的人直接找他们就可以了

但佩吉最不能忍受的还是新闻媒体。一位谷歌前公关雇员说:“佩吉是个很敏感、很好的人。但他不善交际。”

现在的问题是,佩吉是否已经做出了妥协,在保留他独特个性的时候,仍然能做好他作为CEO该做的日常工作。施密特似乎认为佩吉已经能够胜任CEO一职。他说:“布林和拉里不是孩子了,他们已经30出头,是经验丰富的高层管理人员。创建公司十年后,他们比你想象的有经验。”当今年1月份谷歌宣布佩吉将继任CEO时,施密特说得更加具体:“佩吉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他已经不需要成人指导了。”

原文链接:http://it.sohu.com/20110320/n279909551.shtml

 

Advertisements

美评全球最道德公司:谷歌苹果Facebook均未上榜

据国外媒体报道,国际智库道德村协会(Ethisphere Institute)公布“2011年全球最具商业道德企业”名单,共有110家企业上榜,谷歌、苹果、Facebook均未在列。

共有3000多家公司申请入榜。道德村协会按违反监管记录、业务活动和同行提名等因素进行评级。

反垄断审查带给微软负面影响后,微软自本世纪出开始大举推行“企业公民”理念,向非盈利组织捐献数百万美元,投资经济发展项目,并收紧内部报告程序。所有这些显然足够让微软登上今年的榜单。

任何过去5年出现重大/法律问题的公司会被自动剔除,这意味着欧盟的反垄断调查可能是谷歌出局的原因。

其它上榜的科技企业还包括 Adobe、思科、eBay、Salesforce和赛门铁克。奇怪的是Zappos上榜,而在2009年收购该公司的亚马逊却没有上榜。(陈果)

来源:TechWeb

谷歌盲人科学家:技术面前人人平等

虽然眼睛看不见,这位Google牌聪明人仍然是个无可救药的技术乐观主义者,他深信,技术面前人人平等。被一位同事引进门来,盲人科学家T.V.拉曼(T.V.Raman)手里飞快地翻折一张白纸——这是他的习惯动作,不需要眼睛看路,他便用闲下来的手习惯性地做些有挑战性的数学游戏,盲文魔方或是折纸。几十年下来,他已是这类游戏的行家里手,Youtube上流传着他恢复盲文魔方的视频,用时23秒。

拉曼家的T.V

穿粉衬衫,戴墨镜,留大胡子,略带印度腔的英文,与人说话时,这位盲人会很礼貌地把面部准确地转向发话者,并辅以适当的抬头或低头,就像他在看着你一样。

T.V姓拉曼。在印度,曾经有个出过两位诺贝尔奖得主的科学豪门就姓拉曼,与T.V提起,他没听完就笑了,摆摆手:“我跟他们不是亲戚。”在他供职的Google,同事们更喜欢称他为T.V,仿佛这位无障碍研究领域屈指可数的顶级专家是台行走的小电视。

出生于印度的浦那,小时候,拉曼家的T.V是热爱数学的小书呆子,不喜欢运动,却喜欢各种各样的数学游戏。14岁,因为青光眼,T.V失去了视力,他不得不改变自己的许多计划,然而,被那场疾病改变了命运的,却不仅仅是那个孩子,《纽约时报》认为:这场疾病也改变了某项技术的命运。

失明后的T.V只能通过别人的阅读,或者用手指“阅读”盲文书籍来学习。然而,14岁几乎是一个人学习盲文的年龄极限。一般认为,超过了这个年龄,手指便不够敏感,就很难学会盲文了。最终学会盲文时,T.V已经17岁了,这都得益于他那双读书人的手,“很多印度小孩喜欢玩手球,我不喜欢玩球,手上没有茧子,触觉还很灵。”

比起盲文,T.V更习惯用聆听的方式来学习,“(利用布莱叶盲文),我读得不够快。”视力受损之后,通过母亲、哥哥以及同学们朗读教材,T.V继续学习。高中毕业,他升入了当地的浦那大学,本科毕业后还考进了印度理学院——那是印度最好的理工科院校,以“在美国成功地建立了一个名叫硅谷的印度殖民地”而闻名于世。

在印度理工学院,T.V是第一位盲人学生,毕业后,与大部分同学类似,他去了美国的康奈尔大学继续读书,攻读应用数学博士学位。

盲人们想要的

一百多年前,当布莱叶发明那套由6个点组成的盲文书写系统时,他不会想到,有一天会出现那些可以自动朗读文字的机器。来到了康奈尔,T.V敏锐地发现了计算机科学对盲人的价值,然而在当时,这个新兴的领域还不习惯考虑盲人,T.V说,“我应该让一些东西与众不同。”

最初,T.V曾考虑与一位教授合作研究一种类似GPS系统的机器导盲犬,却因为当时的硬件条件,这个方向“进展缓慢”,他把方向改作了计算机朗读软件。毕业时,T.V的博士论文是一种能够朗读数学公式的软件——这首先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那时候的阅读软件很可笑,“它们念一个数学公式:反斜杠、X、一个不认识的符号……”这种状况令他下定决心,写个软件,把公式们读得漂亮些。

T.V的发明多数如此,源于技术的梦想,却不乏务实的成分。这位盲人只是从需求出发,寻找那些目前技术本应达到的改善。从一个盲人的视角,T.V很明显地知道,只要小小的改进,就可以给这个人群带来巨大的方便——能够看清面前墙上的一幅画固然好,但现在他们所需要的,只是要知道前面是堵墙。

在博士论文的摘要中,这位盲人科学家像哲学家一样谈到阅读与聆听:“阅读时,我们的眼睛会积极主动在一个被动地等待关注的二维世界中寻找我们想要的信息;而聆听的过程中,信息几乎是自顾自地流过聆听者消极被动的耳膜,但也是因此,聆听时,人们很难做到先浏览大概,然后关注细节。”

利用T.V的朗读软件,熟练的聆听者可以听懂音色和音调勾勒出的信息结构,再辅以一些交互行为,就能让聆听达到与阅读类似的效果。凭借那篇论文,T.V拿到了当年的美国计算机学会最佳博士论文奖。

近几年,T.V的兴趣集中到了手机上,答案很简单,“这个小机器正极大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而且,这机器有成为导盲犬的潜质,“拿着智能手机凭Google地图就能够走遍北京”。

无法看见屏幕上的按钮,T.V正在致力于开发一种“免视”电话,在他设计的基于相对位置的拨号器中,手指触到的任何位置将被视为5,要拨其他号码,只需简单地朝各个方向滑动手指,左上角为1,右下角为9,以此类推。

目前看来,“免视”产品的应用前景远远超出预期,在自己讲座的开头,T.V很骄傲地表示:“免视”的主意不仅对盲人有用,对那些正在驾车、不方便看屏幕的使用者也非常有用。“我们现在的设计思路并不是假如人们看不见该怎么做,而是,假如人没在看屏幕时该怎么做。

外星语言、摄影与导盲犬

每天早上,坐上Google的班车,利用班车内的无线信号,T.V就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工作,收发邮件、编写或者检查代码,以及,了解当日新闻,“看看”自己的股票跌了还是涨了。T.V的打字速度丝毫不逊常人,当然,与一般人不同的是,T.V的笔记本一般不用开液晶屏,“对一台笔记本而言,这样比较省电”。

T.V日常用来工作和学习使用的语速是正常语速的3倍以上,这种声音被描述为:“有点像一种外星语言,或者一张光盘在速进”——这是为了保证T.V利用聆听获取信息的速度与正常人的阅读速度相当。

把语速降下来时,T.V所用的朗读系统只是一种标准的、不太自然的机器人英语,没有跟他一样的印度口音,虽然,有人认为它“与史蒂芬.霍金教授的声音有点像,两者所用的声音合成器类似。”

与T.V共用办公室的同事Chales说,“我们经常忘记他是盲人。”朋友开车送他回家,他甚至可以指路。T.V解释,“这很容易“车慢下来一次,我就知道过了一个十字路口;头顶上一暗一亮,就是过了某个公路桥……”

T.V的一大业余爱好是摄影,他与正常人一样购买热门的新款相机,先让朋友们教他拍照的姿势,学会后就到处拍照,拍完后把那照片用Picasa挂在网络相册上与朋友分享。至于那些照片,虽然从未见过,但他确实拍得不赖。

除了计算机,T.V一生中另一件重要的东西是他的导盲犬。一个由导盲犬陪伴的盲人科学家是T.V在公众心目中的标准像,这个形象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在T.V中国演讲开始前,一位听众在微博上写道:“Google的盲人科学家T.V.Raman到场了,可惜没有如传闻中那样牵着导盲犬。”

T.V目前的导盲犬是条黄色的拉布拉多犬,名叫Hubble,拥有自己的网站。T.V很爱惜Hubble,不舍得她旅途劳顿,所以,到中国出差时,没有带她随行。

Hubble之前,T.V曾有过一条导盲犬Aster,那是T.V的第一条导盲犬,一条黑色的拉布拉多,女性,1990年1月20日毕业于纽约约克郡的一所导盲犬学校,是Hubble的学姐。

Aster陪伴T.V10年,见证了他拿到博士学位,入职Adobe,被IBM挖走,却在1999年11月被查出罹患皮肤癌,很快就去世了。在给Aster的悼词中,这位擅长数学的主人写道:“Aster陪伴了我3616天,其中,3529个工作日,被扣除的87天包括我的3次印度探亲之旅……我一直希望她能享受一些正常宠物犬一样无忧无虑的日子,但查出患病后,她只活了一周。值得欣慰的是,Aster是平静地离开这个世界的。”

原文链接:http://nfrw.qika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