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代码的人

Posts tagged ‘社交网’

90后英国中学生建立黑客社交网 涉案金额达1.8亿元

著名社交网站Facebook在全球受到广范的欢迎,它的成功模式也启发了不少人。比如,日前,在英国就有一名90后中学生建立了类似于Facebook的黑客社交网,供全球黑客交流和切磋“技艺”,盗用他人信用卡。几年时间内,涉案金额便高达人民币1.8亿元,数千人受害。

近日,该“学生黑客”被判入狱,涉案人年龄之小、案值之大、受害人之广引发全球关注。

高调亮相 少年大佬吓傻服务生

当尼古拉斯•韦柏来到伦敦五星级宾馆“雅典娜神庙”,入住每晚1600英镑的套房时,宾馆的员工就觉察出了事情有点不大正常。

他身穿昂贵的定制服装,傲慢自大不可一世;挥金如土时没有丝毫的掩饰。当然这一切本来没什么奇怪的,引人生疑的是他的娃娃脸。结果一名颇有心计的酒店员工报了警,最后才让年仅17岁的韦柏落入法网。他的罪名是,信用卡欺诈。

一开始,警方并不知道这个私立学校的学生仔是英国警察最想抓的网络诈骗犯,更没有想到他在豪华的宾馆房间里,正在操纵着一个涉案1800万英镑的网络诈骗帝国。他的作案工具就是一部笔记本电脑,还有几部手机。

不过,经过伦敦警察厅电子犯罪科的长时间调查,终于发现这位学生仔的真面目,并以诈骗罪判处其五年徒刑。警方估计,以韦柏为首的犯罪集团通过其“幽灵市场”网站,窃得的数千份信用卡和银行账户信息,造成受害人损失高达1800万英镑。

家庭变故 父母离婚让A等生堕落

最引人关注的除了韦柏犯下的大案,还有他的中产阶级家庭背景。尼古拉斯•韦柏曾是英国布拉德菲尔德学院的一年级学生,他的父亲曾是英格兰格恩西岛的一名政治家。接受的是私立学校的教育;家族史可追溯到诺曼征服时代。这样的一位“名门”之后,如何堕落到如此地步?

英国媒体经过调查才发现,原来在财富和尊贵的外表之下,韦柏的童年却是非常扭曲的,父母亲对彼此不忠直到后来离婚,一团混乱。韦柏11岁那年,他父母离婚。在此之前,他的生活很正常,受人羡慕。韦柏的堕落很好地诠释了日子如何经不起折腾、父母离婚会给孩子们带来怎样灾难性的影响。

父母离婚殃及孩子

韦柏的父亲安东尼是泽西岛前议员,母亲苏珊则是泽西岛金融委员会高级高级管理人员。安东尼退出政坛后开始自己做生意,他坚称,家里的环境“充满了爱”,生活有保姆侍候,还经常到外国度假,这个“充满了爱”的家庭环境很快就分崩离析了。

安东尼与自己的年轻女秘书搞起了暧昧关系,而苏珊先是跟脑瘤作斗争,手术后成了一个整天要坐轮椅的人。夫妻俩的婚姻很快便触礁,安东尼公然跑去与自己的女秘书一起生活;苏珊则物色了一个只比儿子韦柏只大六岁的斯洛伐克男伴,在与安东尼离婚之后与其结婚。

这场家庭的混乱,给韦柏幼小的心灵带去了太多不安。离婚后,包括韦柏在内的三个孩子被判由安东尼和苏珊共同监护,不过照顾的责任则由苏珊负责。离婚之后,韦柏跟着母亲苏珊从格恩西带到了波克郡,并成了波克郡一私立学校寄宿生,学费每年1.8万英镑。

读书时入侵学校网络

13岁时,韦柏入读布莱德菲尔德学院,该校每年学费2.4万英镑,是英国作家路易•德•伯尔尼埃的母校。正是在这里韦柏逐渐显露了他的独特天赋,比如通过帮助别人解决电脑问题赚了不少钱。

最让他“扬名”的一件事是,他成功地入侵了学校的计算机网络并因此在学生中开展了另一项服务,帮别人从学校档案中删掉不好的内容。这件事最后东窗事发,他被学校老师抓到,并被处罚一段时间内不能使用电脑。当然,在当时没人知道他到底“坏”到了什么程度,心里到底有多少鬼主意。

由于韦柏是被判给妈妈苏珊监管的,因此安东尼自然而然地把责任归结到她头上,称其未尽到监管的责任。安东尼说,“学校的报告只是写他在电脑方面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却没有提他入侵学校电脑网络的事。学校里把他入侵学校网络这事通知了韦柏的妈妈,学校肯定认为她会通知我的,可是她并没有告诉我。如果我早知道这事,我一定会好好教育他,这事是很愚蠢的事。可是,我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

做黑客平衡心理失落

苏姗对儿子的行为没发表意见,安东尼则坚称,生活上的变动是儿子堕落的原因,“他入读的学校里,个个同学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韦柏自然而然地会很自卑,而那段时间我的经济条件也很不好,无法给他太多钱。韦柏也知道这一点,因此,为了获得心理平衡,他只能动歪脑筋赚钱了。我想后来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

韦柏堕落直接影响到了学习成绩,2007年的时候,15岁的他提前一年参加了中等教育GCSE数学考试,成绩还是A+;可一年后,他才勉勉强强地过了其他6科考试,成绩还都很低。于是,韦柏的母亲又决定让他转学,换到了一个公立的学校,不寄宿住在家里。“由于继父只比他大六岁,因此基本上没给他什么正面的影响,”安东尼说。

市场幽灵 盗得信用卡随便买卖

后来的学习中,韦柏在信息技术和计算机方面特别优秀,可是由于经常迟到早退的,后来被学校开除。可能是受到Facebook的“启发”,韦柏建立了一个专门为诈骗犯提供服务的社交网站,起名为Crimebook。还建立起了一个名为“幽灵市场”的网络论坛,用于倒卖从世界各地偷来的银行账号,并向网友传授黑客知识。

专业论坛外人看不懂

起初他只是窃取信用卡信息,然后在网上销售;后来他“痛感”没有一个英文版的网站可供贼人们交流黑客信息,于是决定自己搞一个。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于是就有了“幽灵市场”,他给网站起的宣传标语是“盗卡专业网站”。仅仅一年半的时间,就聚集了数千名成员。该论坛设五个不同的板块,各有专攻。一是如何入侵电脑,二是如何盗窃和处理信用卡,三是设立虚假银行,四是其他犯罪交流,比如如何制造毒品。第五个论坛是秘密交易区,供犯罪分子交换窃来的信息。

“幽灵市场”看上去只是一行行的计算机代码和一些错误百出的英语。而黑客和诈骗犯们则可以在专门的数据库里匿名交易,这里有数千份个人信息,包括帐户、识别码以及密码。

网购人群成主要目标

“幽灵市场”的种种行径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并于2009年11月介入调查。据警方介绍,当时该网站已经有近8000名会员,他们在网站上讨论各种网络诈骗技巧,并且买卖被盗信用卡持卡人的信息。

韦柏被捕后,警方起获了他的笔记本电脑,发现了10万多条盗窃的信用卡信息,还找到了登陆“幽灵市场”网站的途径。受害人基本上都是在网上购物的人群。韦柏使用专门的软件,入侵受害人的家用电脑,复制对方的帐户和密码。他网站的8500多名会员遍及全球各地,他们一起交流如何诈骗以及如何作案后不留首尾。他还出售黑客软件以及生产去氧黄硷粉和爆炸物的方法。

气焰嚣张 “大佬”威胁爆掉警察

2009年10月29日韦柏被捕。当天,他入住伦敦最繁华的皮卡迪利大街的雅典娜神庙酒店时,用信用卡的那份嚣张,让酒店员工怀疑卡根本不是他本人的,于是报警。保释之后,韦柏和一个同伙跑到了西班牙的马略卡岛,再次入住五星级酒店。网站也在继续经营,他还在网站上骂道“狗日的警察”,利用自己的专业知识查找警察的地址。在一个论坛上,他威胁要爆掉负责网络犯罪的警察头头,以示报复,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

2010年1月,他从马略卡岛飞回英国会见一名助手时,在伦敦盖特威克机场再次被捕。随同他一起被捕的还有网站管理员赖安•托马斯,也只有18岁。韦柏和他讨论网上音乐下载事情时,请他“加盟”。赖安负责促进论坛上犯罪分子之间的联系。他被判入狱4年。

韦柏的另一个助手盖里•凯里21岁,也被判入狱5年。他设计的软件帮助犯罪分子入侵到数千台电脑并窃得重要信息。由于凯利十分擅长利用已故人士的信用卡进行诈骗活动,警方称其为“网络时代的盗墓者”。

独孤求败 高调炫耀只想被抓?

尽管韦柏的辩护律师称这些年轻人建立“犯罪社交网站”并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出名,但韦柏和托马斯的生活其实一直非常高调,喜欢购买奢侈品,还将诈骗获得的钱财拍照并且发到网上;就连两人暂居马略卡岛期间,也过着十分奢靡的生活。警方表示,韦柏和他的同党共窃取了13万张信用卡账号,数额在1500至1800万英镑(1.5~1.8亿人民币)之间。韦柏、托马斯、凯利被英国法院以诈骗罪判处5年徒刑,其他参与者也被分别量刑。法官约翰•普莱斯对韦柏以及他的同伙表示:“我在量刑的时候考虑到你们都是年轻人,如果你们再大个4、5岁,刑期会比这高得多。”

警方称,韦柏乐在其中是毫无疑问的。他在网上公布的照片里,戴着墨镜,身旁就是手提电脑和成堆的现金。另一张则是他穿着定制服装靠在一辆黑色悍马车上。

他的父亲说他是“年少无知”,还说,儿子一味沉迷在电脑上,是想逃避现实。“他毫不在意地高调炫耀,似乎是想自投罗网。我觉得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求援。如果不是想被抓,他完全可以不这么抛头露面招摇过市。”

虽然他父亲以家庭混乱为由向法官求情,可是未被采纳。法庭承认他受家庭影响,可是声称他到今年秋天就满20岁,是个成年人了,不能按小孩子的标准来处理。

本文转自www.gm06.com,转载请明来源。

本文转载自: 翎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