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代码的人

Posts tagged ‘华为’

华为发公开信背后:北美市场征战十年不再沉默

2月28日消息,从2001年华为开始征战北美市场,到今年已经十年。迫于美国政府的压力,华为在2月19日晚上宣布将放弃收购美国3Leaf公司,华为以收购企业的方式进军北美市场再度折戟。而在一周后的2月15日,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发表公开信驳斥外界对华为公司的四大误解,华为不再选择沉默。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2010年5月,华为出资200万美元收购了美国3Leaf Systems公司的部分资产。2010年11月,华为将此收购案上报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然而,在2011年2月11日,华为接到了该委员会的通知,建议其撤回收购3Leaf特定资产交易的申请。但在当时,华为选择拒绝接受这一建议。

按照美国的相关规定,如果华为拒绝接受这一建议,需要美国总统在15天内作出最终裁决。而这期间,有五位美国众议员联名致信奥巴马政府,称华为收购3Leaf Systems将对美国的计算机网络构成威胁。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然而,我们已经决定接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建议,撤销收购3Leaf公司特殊资产的申请。”在2月19日晚间,华为发表了这样的声明。

这样的决定如同三年前的情景再现。2008年3月,贝恩资本与华为联合收购3Com公司也是因未通过CFIUS的审查而最终放弃。由于华为作为中国厂商参与,美国多名议员和政府官员都担心这一交易将导致华为获得美国敏感军事技术。

华为副总发公开信驳斥四大误解

按照以往华为的一贯的“鸵鸟”公关风格,对于这样的放弃收购的行为一般是“不予回应”或“不予置评”。在业界的惋惜中,这一事件很快归于平静。

不料,在2月25日早间,很多网友看到了一封来自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的公开信,洋洋洒洒几千字,一口气解释了在华为投资美国的10年里,华为所遭遇的对华为的误解。这些误解包括“与PLA有密切联系”、 “知识产权纠纷”、“中国政府的财务支持”、“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等。

在这封公开信的最后,华为希望美国政府对华为进行调查。“实际上,我们一直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就对华为所有质疑给予正式的调查。我们相信,如果能够通过美国的公平与正义的调查流程,能证明我们是一家真正的商业公司。”

从华为高管”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似的新浪微博,到这封言辞恳切、气正轩昂的公开信,人们发现,华为公司以及华为人开始变了,变得开放,变得热诚,华为不再选择沉默。

这封公开信不是华为高管一时兴起或义愤填膺的结果。对于北美十年征战一直未进入网络设备主流厂商的境遇,华为人也在反思。

华为首席营销官(CMO)余承东在移动世界大会期间也对进军北美市场的问题表达过自己的看法:”过去华为的思路是少宣传,埋头做事低调做人,但是在北美市场,他们的观念与我们不同,西方 社会的方式是你沉默不回应就表示认同。”他也透露,华为接下来将加大在北美市场的服务、产品和公共关系等方面的建设和拓展。

北美市场成通信厂商必争之地

近几年,中国的本土通信设备厂商华为和中兴通讯在欧洲市场和亚非拉市场一向是攻城略地,所向披靡。在北美市场上,华为却屡次折戟沙场。这当然因北美通信设备市场的特殊性使然。

长久以来,北美的通信设备厂商历来由阿尔卡特朗讯、北电网络和摩托罗拉所盘踞,国外的厂商很难进入。但北美作为通信技术发展的先锋,北美市场成了通信厂商的“兵家必争之地”,外国厂商想进军北美市场,只能通过收购的方式进入。

收购美国本土的公司,不仅仅是华为在尝试。爱立信和诺基亚西门子通信,在2009年前后,作为通信设备制造厂商的前两名,一直伺机进军北美市场。

2009年1月,北电网络宣布进入破产保护程序,外国厂商的机会来了。当时北电握有现金24亿美元,但债务却高达45亿美元。诺基亚西门子通信 最先动手,当年6月,诺基亚西门子通信与北电网络签收购协议,斥资6.5亿美元收购北电的CDMA部门和LTE资产。正在双方等待北电的重组时,半路杀出 程咬金,爱立信突然间”横刀夺爱“,斥资11.3亿美元成功收购了北电CDMA部门和LTE资产。

此举既出,北美市场的通信设备市场格局再变。“这项收购与前不久刚刚宣布的与Sprint达成的服务合同,已经使爱立信成为北美市场领导者。”当时时任爱立信CEO的思文凯曾这样表示。

竞买北电网络失败,诺西也没有放弃。2010年7月19日,诺基亚西门子和摩托罗拉发布联合声明,宣布诺西以12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大部分网络 设备业务,希望借此巩固在北美和日本市场地位。该交易原计划在2010年底可以完成,不过因为等中国商务部的审批,目前交易已经被推迟。

回顾华为征战北美十年的历程,2001年,华为在北美设立了北美总部,目前在北美地区共13个办事处和8个研发中心,已拥有1000多名员工。十年间,在美国的研发投资以每年66%的速度增长,2010年达到了6200万美元。

对于北美市场,余承东表示,“在北美市场,在过去受政治因素影响相对较小的时候,华为没有抓住宝贵的时间点,现在在规模上容易被关注的时候,要进入就比较困难了。”

“但我们仍会努力进入北美市场,华为是个没有任何背景的、透明的、开放的、注重信息安全的公司,我们的产品在欧洲经过最严格的安全测试,尊重当地的法律和安全要求。” 余承东说。

原文链接:http://tech.sina.com.cn/t/2011-02-28/00295223800.shtml

 

华为致美国政府公开信全文

作者:胡厚崑(华为副董事长,华为美国董事长)

我们希望能向您介绍一些关于3Leaf事件以及关于华为公司基本情况的事实,希望我们提供的信息有助于您了解这个收购案的实际情况和华为对此事的立场,并澄清一些长久以来关于华为的不真实的传闻。

2010年5月和7月,3Leaf(位于圣克拉拉的一家破产的新兴技术公司)停止运作并且在没有其他买主收购其知识产权的情况下,华为美国子公司Futurewei收购了3Leaf的特定资产。华为在5月交易完成前向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递交了申请,并获得了美国商务部批示:出口3Leaf这一技术无需许可。但是,了解到CFIUS对此交易感兴趣后,2010年11月,华为自愿向CFIUS递交了正式申请,请其对此交易进行审查并给予了全力配合。

2月11日美国CFIUS正式通知华为,建议华为按照其提出的条件撤回审查申请后,我们最初决定拒绝接受CFIUS这一建议。我们是希望走完全部的流程,以有机会还原华为的真相。但是,引起如此巨大的反响不是我们所希望的。基于这一考虑,2月18日,我们最终决定接受CFIUS的建议,撤回“收购3Leaf特定资产交易”的申请。

华为始终尊崇美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尊重美国的民主、自由、法制和人权的价值观,并努力向美国人民学习。正如奥巴马总统在就职演说中所说:“今天,我们在这里齐聚一堂,因为我们战胜恐惧选择了希望,摒弃冲突和矛盾选择了团结。今天,我们宣布要为无谓的摩擦、不实的承诺和指责画上句号。”正是基于对此的高度认同,我们也以此为目标,促进华为与美国企业的合作。

华为是1987年在中国深圳成立,由员工100%持股的私营企业,是全球第二大电信设备供应商。

华为立志于在美国市场进行长远投资,今天,华为在美国已拥有1000多名员工。我们一直试图将更多的创新产品和服务带给美国客户,并成为一个模范的投资者、雇主、纳税人和企业公民。2010年,我们从美国公司购买了价值高达61亿美元的产品和服务,在美国的研发投资以每年66%的速度增长,去年达到了6200万美元。

在华为投资美国的10年里,我们也遭到了一部分人对华为的误解。这些误解包括,“与PLA有密切联系”、 “知识产权纠纷”、“中国政府的财务支持”、“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等。

首先,关于“与PLA有密切联系”的质疑,引用的主要根据是华为创始人兼CEO任正非先生曾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服役。任正非先生生于1944年10月25日,父母是乡村中学教师,中、小学就读于贵州边远山区的少数民族县城,1963年就读于重庆建筑工程学院,毕业后就业于建筑工程单位。1974年为建设从法国引进的辽阳化纤总厂,应征入伍加入承担这项工程建设任务的基建工程兵,历任技术员、工程师、副所长(技术副团级),无军衔。在此期间,因作出重大贡献,1978年出席过全国科学大会,1982年并出席中共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1983年随国家整建制撤销基建工程兵,而复员转业至深圳南海石油后勤服务基地,工作不顺利,转而在1987年集资21000元人民币(2500美元)创立华为公司,1988年任华为公司总裁,至今。事实上,有着在军队服役经历的CEO,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都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在全球范围内,华为只向客户提供符合民用标准的通信设备。无任何事实证明华为与军方技术有关。

其次,关于“知识产权纠纷”的误解。事实上,华为自成立以来,一直尊重他人知识产权,也注重保护自有知识产权。目前,我们在全球累计申请专利49,040件,获得专利授权17,765件。我们还通过交叉授权许可,使用他人专利,2010年,我们向西方公司支付的专利许可费为2.22亿美元(其中1.75亿美元支付给美国公司)。我们仅支付给美国高通公司的知识产权费用已超过6亿美元。2003年,Cisco起诉华为侵权,经过大量调查了解,最终Cisco撤销了讼诉,这场诉讼反而证明华为在知识产权方面基本没有问题,华为也学会了即使存在一些问题,也可以通过协商和对方达成一致。

第三,关于“中国政府财务支持”。实际上,华为总部在中国深圳经济特区,一直都是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中发展成长的,公司发展的资金来源于股东和正常的商业贷款。华为和其他在中国的商业公司一样,享受中国政府对高科技企业的税收优惠,以及研发创新方面的支持,2010年获得中国政府研发创新方面的资金共计5.93亿人民币(约合8975万美元),但从未享受超过正常商业公司之外的额外资金支持。包括中国的商业银行授予华为的高额的买方信贷,实际上其贷款额度是给华为的客户的,而非华为,通过华为向这些客户推荐,由华为的客户承担贷款利息和还款。在2010年,通过买方信贷促成的业务,约占到华为2010年收入的9%左右,与业内同行相当。例如,2004年国家开发银行与华为签署了100亿美元买方信贷额度,2009年该额度扩大至300亿美元。目前,客户共使用了约100亿美元的额度。

第四,关于“对美国国家安全造成威胁”的传言,主要是质疑“窃取美国机密信息”和“特殊时期发动网络攻击”两点。在美国,华为通过独立的第三方安全认证公司如EWA等进行安全测试,从产品的源代码级别确保产品的安全可靠。此外,通过建立“可信任的交付”模式, 来保障网络交付安全。当然,我们对于安全的理解,是不是还不能达到美国政府的要求,我们想知道,是不是已经掌握了华为有违反美国安全的事例,具体是什么能否告诉我们。美国政府是对华为的过去担忧?还是对华为未来的发展担忧?担忧在哪些方面?具体什么事情?我们能否一起找到解决的办法。我们愿意遵照美国政府在安全方面的任何要求,开放给美国的权威机构进行调查,我们将坦诚的给以配合。事实上,作为民用通信设备供应商,我们在全球率先建立的端到端的网络安全保障体系,通过与各国网络安全监管机构合作,共同面对网络安全带来的挑战。我们也认为信息浪潮越来越大,安全的困难越来越多,我们积极的与各国政府、各种组织机构合作起来,共同担负起防范的责任。

美国总统林肯曾经说过:“品格像是一棵树,名誉就像是树的影子”。多年来,这些误解和传言如同华为的影子一样,影响了华为的声誉,也影响了美国客户还有政府对华为的判断。我们一直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全面的公开调查华为,产生明确的结论,无论这个结果最终是否有利于华为。

美国是全球最大的电信市场,华为希望进入这个市场,也一直在努力来证明自己。而这些误解,也确实影响了我们的一些商业活动。这里面有商业利益的驱使,我们是理解的,竞争是有困难的。华为在全球领先的无线宽带技术在美国的应用,有益于美国的电信运营商以及美国民众,他们不需要花很多的钱,获得更先进的技术,更快的网络速度。而且无线基站会越来越简单,像手机一样,不是危害安全的重点。对美国运营商所担心的一些领域的一些产品,华为承诺不对美国市场销售,也诚恳的希望美国有关方面给以指出,并明确这些技术进入美国的禁止年限。有一些在当前看来很重要的技术,过一段时间变得落后和简单,全面的防范成本太高。

实际上,我们一直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就对华为所有质疑给予正式的调查。正如一开始提到的,美国是一个倡导民主、自由、法制、人权的国家。美国政府部门在管理上高效以及公平和公正,给华为投资美国10年过程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相信,如果能够通过美国的公平与正义的调查流程,能证明我们是一家真正的商业公司。

华为赢得诉摩托罗拉案初步胜利

中国通讯设备制造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 简称:华为)已赢得一项法院指令,暂时阻止其知识 产权被Motorola Solutions Inc.转移。摩托罗拉(Motorola)即将把该公司旗下主要网络设备业务出售给诺基亚西门子通信公司(Nokia Siemens Networks)。


华为上月提起诉讼,称摩托罗拉将其主要网络设备业务出售给诺基亚西门子通信的交易将令华为的商业机密被非法转移给竞争对手。摩托罗拉由于长期销售华为的产品而了解华为的商业机密。

上述初步禁止令由伊利诺伊州一名联邦法官发布,该禁止令禁止在对相关争议进行仲裁前转移华为的任何商业机密。这一禁止令的发布表明,法官认为华为的要求具有可信性。

该禁止令也使得摩托罗拉出售上述业务的交易面临进一步推迟风险,而该交易是摩托罗拉重组的重要步骤之一。摩托罗拉未立即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