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代码的人

Posts tagged ‘创业’

创业公司的CEO每周须必做的13件事

本文是从 13 Things You Must Do Every Week As A Startup CEO 这篇文章翻译而来。


当一个创业公司的CEO是个很辛苦很难的事。下面列出的是每个创业公司的CEO每周都应该必做的13件事情:

  1. 关注一件事。你的公司一次只能做好一件事情。弄清楚你的这件事。把它贴在墙上。每天都要这样。把它放在公司内的日常交流论坛的顶部。不要让任何其它事情把你的团队从这个事情上分心。
  2. 记住:你和你的团队是共荣共损的。花时间去培养你的团队。引进比你更善于做某些事的人。激励他们、督促他们去 做他们从来不敢相信自己能完成的事。给他们行动的自由、允许他们漫无目的的探索发现,但要引导他们朝着你的这一目标。对待同事就像家人。创业公司里的生活 会很艰苦。要让你的团队爱公司,把自己当成公司的一部分,这是走向成功的关键。公司并不只是一个工作的地方,它一种生活方式。作为CEO,你的工作并不是 做其他人能做的事情。你的工作是帮助其他人把工作做的更好。同时,你要有规律的向执行层反馈你希望他们给你的支持以及你希望他们改进的地方。
  3. 定调。听取忠告,从所有人那里——你的同事,你的客户,你的合作者,你的投资者,新闻界,你的Twitter 和Facebook粉丝。关于公司的发展、分析、革新、客户服务各方面。最终你的公司的企业文化将会反映出你作为CEO所体现出来的价值。所以,不要自满 自大。自己的所作所为要像当人们想到你的公司时你心里希望他们如何想的那样。你很容易在这个事情是做错。如果你的表现像个砍掉了脑袋的小鸡,那你的整个公 司也会像你一样。如果你忘记了微笑,你的公司也会这样。如果你缺乏耐心,你的公司也不会有。如果你忘了说请或谢谢,你的公司也会忘掉。公司比任何一个人都 重要,但它折射出的却是每个员工的个性和工作习惯,而你是他们的首领。
  4. 把你至少75%的时间花在你的产品上。产品好,公司才会好。把你的重心放在产品上。坚持以优秀作为标准。把自 己投入进去,亲历亲为的管理产品的各种功能和用户利益。不管是什么身份,CEO必须是首席产品负责人。作为CEO,你有责任对屏幕上任何一个像素点负责。 我知道这似乎有点过分,但你的产品是你所有辛苦劳动换得的、将直接面对客户的成果,里面的每个功能都体现了你的任务和目标。
  5. 精打细算。我不说预算和现金流,我说的是关键指标。每周给你的团队发一份邮件,总结公司经营状况的关键数据。 亲自写。写这些邮件会迫使你深入分析这些数据。掌握执行数据,分享这些数据。把这当成一个标准工作,以此来让公司里的每个人都关注公司发展的各种状况。压 缩成至多3到5个真正重要的数据指标。
  6. 锻炼。这件事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每周至少要求去健身房4次,最好是5或6次。这能让你保持解决复杂问 题的精力和耐力。做CEO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精神上的挑战。让健身房成为你保持精神饱满和清理头脑的地方。如果你以前没有这样做过,我保证当你有规律的锻炼 后,你一定会对处理生活中的困难变得如此容易而吃惊。放下键盘,去健身房吧!
  7. 寻求反馈。猜怎么着?你可不像你想象的那么聪明。你会犯错误。问你的员工、客户、合作者、等等。定期的寻求反馈。确保你的团队里至少有一位执行人员能正直的向你反馈你的执行表现上的问题。确保至少有一位管理层外的或亲近的谏告者能有规律的对你的公司发展问题提交建议。
  8. 走出办公室。只是坐在键盘旁,整天围绕着email收件箱生活,这样的管理工作太简单了。走出办公室,跟真正的客户、合作者、供应商、博客、新闻界等交谈。听听他们都说了什么,记在心里放在心上。不要用想像的美景糊弄他们。停下脚步,听听现实的声音。
  9. 写博客,微博,文章,在CEO相关论坛上分享 写一些像本篇文章一样的东西是很有益处的。分享你学到的知识、 教训、技巧和窍门。不要担心是否会有效果,要从你的虚拟网络世界里得到反馈。经常去Hacker New是看看,保持关注其它创业公司的CEO或技术杰出人物分享出的信息。通过你的投资者的社交网络来从其他的跟你相似的情况中的CEO那里获得建议和意 见。
  10. 管理资金。资金是你的血液。你必须时刻知晓你还剩多少资金,还能支撑多久,在目前的资金情况下你做出的决策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不要忘记,你应该在你需要它之前就募集到足够多的资金。
  11. 把自己当成投资者。 每周末都要问你自己下面的问题:在过去的一周里,你的所作所为是否给公司增加了价值?在过去的一周里,你在时间消耗上的投资回报率是多少?如果你的时间消耗的投资回报率连续两周持平,或一个月内有两周都是负的,那很显然,你有什么地方做错了。
  12. 快乐。做CEO很难,需要你投入太多的精力。一定要让每天都快乐。甚至在艰苦的日子里也要从中找到一些快乐。如果你没有愉快的心情,你就很可能做出不正确的事情。我最喜欢的一句话就是“成熟,但不要长大。”
  13. 爱。爱你的公司,爱你的同事。爱你的投资人。爱你的合作者。爱你的供应商。而最重要的是,爱家中等着你回家的人——是他们的支持使你每天有精神爬起床来去工作。

还缺少什么?你的这样的列表里是什么?

本文转载自: 外刊IT评论 http://www.aqee.net/
Advertisements

拉里·佩吉:谷歌应重拾初创公司精神

北京时间3月2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连线》杂志网站昨日刊登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的文章《拉里·佩吉欲使谷歌重拾初创公司精神》。文章介绍了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吉(Larry Page)的经营理念。虽然谷歌在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的带领下获得了巨大成功,但拉里·佩吉在谷歌的发展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正是由于佩吉的长远眼光,谷歌才会去研发自动驾驶汽车,去拍卖无线移动频段;佩吉想让全人类共享知识,谷歌才会设立谷歌图书项目;而收购Android也是佩吉的决定。虽然谷歌的规模日益庞大,但佩吉仍然想方设法让谷歌和初创公司一样灵活。可以说,佩吉是个理想主义者。

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吉

全文概要如下: 

12年前的某个下午,拉里·佩吉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给约翰·多尔(John Doerr)打了一个电话。几个月前,两位谷歌创始人从多尔的风险投资公司KPCB和红杉资本分别获得了1250万美元的融资。当时两个人同意,拿到钱后会雇佣一名局外人来代替佩吉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CEO)。这种策略看起来很正常,为的就是给两位没有经验的创始人提供“成人指导”,但后来佩吉和布林反悔了。多尔回忆道:“他们说,‘我们改变了主意,我们认为凭我们两个就能管理好公司。’”

多尔的第一反应是立即撤出他的股份,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多尔向佩吉和布林提出一个请求:他将为两人组织一次与硅谷最优秀CEO的见面会,让他们更好的了解CEO这项工作。多尔告诉两人:“在这之后,你们如果觉得该另雇CEO,我们会帮你们找。如果你们不想要,那我会来做决定。”佩吉和布林随后参加了这次科技界的神秘会议,参加会议的有苹果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英特尔的安迪·格鲁夫(Andy Grove)、Intuit的斯科特·库克(Scott Cook)和Amazon.com的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等。会议后,两人给多尔打了电话。

佩吉和布林告诉多尔:“我们同意你的看法。”他们准备聘请一位CEO。但是,他们只会考虑一个人:史蒂夫·乔布斯。

高兴的是,多尔最终说服了他们拓展选择范围,随后他就把艾瑞克·施密特介绍给了他们,2001年施密特开始担任谷歌CEO一职。在头两年谷歌的发展异常艰难。直到2002年底,两位创始人对雇佣施密特仍有激烈的争论。当时布林告诉记者:“现在投资者对我们放心多了,他们现在不用担心两个小流氓在乱花他们的钱。”但随着岁月流逝,在施密特的领带下,谷歌成长为全球第三大科技公司,佩吉和布林才真正承认了施密特的贡献。之后佩吉形容为聘用施密特是“明智之举”。

经过10年的运营,现在谷歌的收入从不足1亿美元上涨到了300亿美元,佩吉又再次担任谷歌CEO,一个他一直认为自己能胜任的角色。大部分公众可能不明白这次人事调整的重要性,佩吉只是两个古怪谷歌创始人中的一个,随时可以被替换。但实际上佩吉与众不同,他将具有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史蒂夫·乔布斯一样的影响力。没有人能向他那样整合谷歌的野心、道德观和世界观;与此同时,佩吉显得古怪、自大、神秘。在他的领导下,谷歌将更难预测。

2004年,谷歌在首次公开募股(IPO)前提交给SEC的报告中就有一段佩吉写给未来股东的话,其中他抛出了那段著名论调,佩吉声称“谷歌不是一家传统公司,我们也不打算变成那样。”在随后的几年,谷歌的确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但在三驾马车的领导下,施密特用更多传统做法来平衡两位创始人异常的冲动心理。随着佩吉重新掌舵,没有人肯定这种微妙的平衡能否继续维持。现在,谷歌正被一名激进分子掌握。

佩吉的一些个性明白的显露出来。他很聪明、有信心,很少参加社会活动。但他性格中最突出的一点是具有无限的野心,既要超越自我,也要最大限度的改善人类的状况。他认为,前所未有的科技繁荣是检验这种野心的良好机会,并认为毫无作为只会无耻地浪费这个机会。

谷歌副总裁梅丽莎·梅耶(Marissa Mayer)说:“除非你知道佩吉和布林是蒙台梭利的门徒,不然你就不了解谷歌。”梅耶指的是意大利女医师玛莉亚·蒙台梭利创建的理论,蒙台梭利认为应该允许孩子自由追求自己的兴趣。在蒙特梭利的学校中,你可以自由的绘画,因为你有东西要表达或者你只是想画画,而不是老师要求你这么做,这就是佩吉和布林解决问题的方式。他们总是在问,为什么要这样呢?此时在他们的大脑中就已经开始进行前期编程了。

佩吉在密歇根州的东兰辛长大,父亲是教授计算机科学的老师。小时候佩吉想成为一位发明家,不仅仅是因为他对数学和技术的兴趣和展现出的天赋,佩吉说:“我真的想要改变这个世界。”

佩吉不善交际,别人与他谈话甚至会产生挫折感,但当他说话的时候,会抛出许多奇思妙想。作为一名密歇根大学的本科生,当年佩吉对运输系统非常着迷,他还设计了一个未来感十足的通勤方案,用来替代学校的单轨铁路系统。

佩吉已经有了很好的想法,但他的眼光也拓展到了商业领域。他说:“12岁的时候,我就知道以后自己会开一家公司。”1995年,佩吉进入斯坦福大学攻读研究生学位。斯坦福不仅是学习计算机知识的好地方,也因为互联网的蓬勃发展,成了有野心的企业家的聚集地。佩吉对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的传记印象深刻,虽然他的贡献可以比肩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但这位塞尔维亚科学家死的时候却默默无闻。佩吉说:“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我觉得他如果有更多的资源,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他在商业化过程中遇到了麻烦。比他所遇到的麻烦都要大。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教训。我不想只发明东西,我想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佩吉的确发明了一些东西。他与同班同学布林合作创建了Google搜索引擎的前身BackRub。一开始,佩吉和布林都在犹豫是否应该放弃博士课程,他们尝试着将这项技术授权给其他网络公司。失败以后,他们将搜索引擎改名为谷歌,自己创立了公司,并开始寻找投资。

虽然两位创始人都有技术和想象力,但佩吉是公司发展远景的掌舵手。谷歌的第一位雇员克雷格·西尔弗斯坦(Craig Silverstein)说:“只要有机会,佩吉绝不放过,公司会为此全速前进。我认为布林就不会那样。我很难保证如果布林来做出那些决策,谷歌会变成什么样。”

即使是后来施密特担任了CEO,谷歌仍然是由佩吉来制定公司的核心戒律。佩吉希望在谷歌的每个人都胸怀大志。这个习惯对他来说是决定性的。当有人提出一个想法,佩吉肯定会用更大的数量级和野心进行反击。2003年,在一次管理层会议上,讨论到开设海外工程师办公室,施密特问佩吉,公司的增长速度多快才合适。佩吉反问:“微软有多少工程师?”别人告诉他,差不多有2.5万人。佩吉表情严肃的说:“我们应该有100万。”在这个时候,年长的施密特会将佩吉拉回现实世界,但现在是佩吉自己担任CEO,已经没人会这么做了。

这意味着什么呢?如果历史可以借鉴的话,佩吉的理想主义冲动可能会使谷歌成为一个经营范围大大扩展的公司。2008年,谷歌参加了FCC的无线频谱拍卖,这些频谱是为移动通信准备的。此外谷歌还一直在研制可以自动驾驶的汽车。

谷歌软件工程师埃里克·维克(Eric Veach)表示,佩吉的有些想法很难实现,但他却像让大家立刻完成。在2000年初,维克参与开发了谷歌的广告系统。佩吉坚持认为,这个项目应该简单化、可扩展。广告商只要提供他们的信用卡,不需要与销售人员打交道,也不必自己选取关键词,这种方法帮助创建了历史上最成功的互联网商务产品。

目前谷歌存在的一大问题是由于规模庞大,导致官僚主义严重,拖慢了公司的发展速度。预计这种状况会得到改变,因为速度也是佩吉的着迷的东西之一。早期的谷歌雇员梅根·史密斯(Megan Smith)说:“佩吉总是在计算一切。她曾经和佩吉一起走在摩洛哥的一条大街上,突然佩吉拉她进了旁边的网吧。随后,他就开始计算这里打开网页需要多久。”

Gmail创始人保罗·布克海特(Paul Buchheit)记得有次他在佩吉的办公室做演示。佩吉告诉他Gmail页面打开速度太慢了。布克海特表示反对,但佩吉仍坚持他的观点,并表示页面打开至少用了600毫秒。布克海特当时想,他肯定是随口说说的。但是,当他回到办公室,检查了服务器日志,真的是600毫秒,佩吉竟然说的没错。佩吉对速度的追求也导致他对页面转换时的动画、过渡等胡里花哨的东西有强烈抵触情绪。

当施密特执掌谷歌以后,佩吉终于有时间追求任何他感兴趣的东西了。他把自己的热情投到了他认为能对公司产生巨大影响的项目之上。收购Android和它的创始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就是佩吉的主意。鲁宾现在是工程副总裁谷歌,Android是目前谷歌最大的资产之一。

佩吉还有一个梦想,要将世界上的所有图书数字化。许多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但佩吉不这么想。可能这会花费巨大,但还是有可能实现的。为了搞清楚实现这个目标需要花去多少时间,佩吉和梅耶在办公室亲自扫描了一本书,然后佩吉还在电子表格中做了记录:需要扫描多少页,扫描每页需要花去多少时间,需要多少存储空间等。最终,他确信相关的时间和费用是合理的。令他震惊的是,他的电子表格并没有消除人们的疑虑。佩吉后来说:“我把这些数字给他们看,但他们还是不相信,但最后我还是决定要做。”

公众对谷歌的图书搜索大加批评,并发起一系列法律诉讼想要阻止谷歌这么做,佩吉对此感到失望。佩吉说:“你真的不希望人类从书本中获得知识吗?”佩吉还表示,虽然隐私很重要,但他认为对谷歌的隐私政策批评往往言过其实。任何产品都有10%的机会成为话题,但很难预测会是哪一个,他说:“通常人们总是对不该心烦的事情心烦。”

佩吉的另一个目标看起来的确不大可能实现:让雇员数超过2.4万的谷歌像初创公司那样运作。佩吉和布林一直都想让谷歌保持灵活。早在2001年,谷歌的雇员数达到400人,佩吉就担心日益增加的中层经理会使公司陷于泥沼。于是,他和布林想出了一个根本的解决办法:他们决定尽量消除经理这个职务。人力资源团队恳求他们不要这样,但两位创始人仍坚持那样做,很快他们发现这是一场灾难,最后谷歌悄悄恢复了经理职务,但这只是长期斗争的开始,

佩吉的方法是对于新雇佣的员工他都要加以过问,至今他审查过的员工超过了3万名。对于每一个候选人,他都会得到一个经过人力资源部压缩的数据包,这个经由定制软件得到的数据包可以让佩吉快速了解候选人的突出才能。他通常会在一星期内下达批准令。佩吉说:“它帮助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佩吉对大多数大公司都存在的官僚结构缺乏耐心。2007年他注意到雇佣一个助理可以更好的安排他与同事的会议。佩吉说:“人们如果想要见我,不会愿意亲自同我说。但他们会很高兴跟助理说,这种状况可不好。”,佩吉表示,最好的会议就是没有会议。于是有一天,布林和佩吉突然解雇了他们的助理。任何想要和他们交谈的人直接找他们就可以了

但佩吉最不能忍受的还是新闻媒体。一位谷歌前公关雇员说:“佩吉是个很敏感、很好的人。但他不善交际。”

现在的问题是,佩吉是否已经做出了妥协,在保留他独特个性的时候,仍然能做好他作为CEO该做的日常工作。施密特似乎认为佩吉已经能够胜任CEO一职。他说:“布林和拉里不是孩子了,他们已经30出头,是经验丰富的高层管理人员。创建公司十年后,他们比你想象的有经验。”当今年1月份谷歌宣布佩吉将继任CEO时,施密特说得更加具体:“佩吉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他已经不需要成人指导了。”

原文链接:http://it.sohu.com/20110320/n279909551.shtml

 

创新源泉 — 美国创业签证提案

美国的创业签证在硅谷和议院里都已经热议了好几年,然而签证要求苛刻、议案未获通过让其一直处境尴尬。这项议案最近在硅谷的一些成功企业家牵头的情况下,由议员 John Kerry 和 Richard Lugar 重新提交议院。

尽管出发点良好,但新议案的高门槛还是惹来了不少争议:外籍创业者被要求募集 25 万美元资金,其中 10 万必须来自 VC 或者 超级天使,对初创公司这么大的投资规模即使在硅谷也不多见。Vivek Wadhwa 就在 TechCrunch 上发表文章批评议案并不会造福多少外籍创业者,不能创造新的本地就业机会,反而会浪费移民群体为数不多的议案机会。

经过硅谷成功创业者的建议和 Wadhwa 的批评,这项议案的最新修正版本出炉,极大降低了限制,并特别倾斜向留学生以及拥有工作签证的外籍创业者。创业签证提供为期两年的签证有效期,投资人必须是 VC、超级天使投资人或者政府机构。修正后的提案针对三种创业者提出如下限制:

  • 居住在国外的企业家,获得美国投资人 10 万美元的投资即可获得签证。两年后公司必须创造 5 个新工作机会,并募集 50 万美元资金或公司年收入达到 50 万美元。
  • H-1B 签证下或者在美国大学取得科学、技术、工程、数学或计算机学位的外国人,年收入达到 3 万美元或总资产达到 6 万美元,获得美国投资人 2 万美元资金即可获得签证。两年后,公司必须创造 3 个新工作机会,并募集 10 万美元资金或公司年收入达到 10 万美元。
  • 公司销售额里有 10 万美元来自于美国本土的外籍企业家可以获得签证。两年后,公司必须创造 3 个新工作机会,并募集 10 万美元资金或公司年收入达到 10 万美元。

提案对于工作签证和留学生创业者的限制尤其低——他们只需要有一份平均水平收入的工作,获得投资人或政府机构的肯定就能获得签证。两年后创业签证的续期要求也不算高,毕竟创业的规则就是——要么成功,要么只能黯然收场。

从 1995 年到 2005 年,硅谷有 52% 的初创公司是由移民创建。在整个现代文化建于移民文化之上的美利坚,现在的签证政策过时、古板,已经丧失了多年前驱动这个国家从建立到兴盛的活力。这项议案对于学生群体的超低要求将会在很大程度上激发年轻人的创业热情,给美国经济带来无限活力,希望它能早日在参众两院得到通过。

未来会看到更多初创公司在硅谷发芽吗?我想是的,年轻人才是一个国家的未来,美国此举将更有利于吸引各国优秀的留学生留在当地,拥有高素质的年轻人,就拥有了未来。

via TechCrunch

 

 

 

 

 

 

 

Reid Hoffman:创业十规则

LinkedIn 的创始人和执行主席 Reid Hoffman 在西南偏南互动讨论上(SxSW)做了主题演讲“创业者怎样创造未来”,阐述了他关于互联网行业创业和 Web 3.0 产品的观点,并举出十条他认为创业者应该遵循的规则。

Reid Hoffman 本人的职业生涯起步于苹果和富士通的产品管理,后来在 PayPal 任执行副总裁,2003 年合作创办了 LinkedIn — 商务社交网站的先锋。除了丰富的行业经历,他本人还是硅谷最成功的超级天使投资人之一,先后参与或促进的投资包括 Facebook,Zynga,Flickr,Digg, Last.fm等八十多起。他的观点不仅很好地解释了硅谷目前的机遇现状,也从侧面反映出投资人的喜好。

1. 尝试“突破性变革”

“这项产品必须是能改变行业的东西。” 怎么判断你的创意是否足够有变革性呢?Hoffman 说,这项产品应该价值 10 美元,而只收取 1 美元。例如 Skype 等 VoIP 取代了原本昂贵的长途通话服务。有足够变革性的产品才有机会创造新的生态系统。

2. 目标远大

和第一条规则的精神相通,Hoffman 认为没有宏伟的愿景就不可能改变行业。他的另一个主张是,通常运营一个小公司和一个大公司所要花的精力是相同的,与其创建一个飘摇不定的小公司,不如尝试创建一个大公司来改变行业。

3. 创建关系网

Hoffman 说这不是指将你的公司与社交网站结合,而是建立一个身边的关系网。周围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成就我们,从投资人、董事会成员到你的初创员工、指导者,每个人都很重要。创建这样一个关系网、让人认识到你的价值,能带来众多机遇,扩张公司规模。

4. 为机遇和挫折做准备

创业者经常会遇到各种机遇,把握机遇并适时调整计划的能力是很重要的。有时候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就能让公司平步青云。例如 PayPal 最初仅仅专注于移动平台,有一天创始人发现有大批用户来自 eBay。一开始团队觉得非常奇怪,“为什么这些 eBay 用户会来用我们的产品?这太糟糕了。” 后来他们意识到才意识到 PayPal 面临的机遇——成为在线商务的支付工具。

5. 变通地坚持自我

创业者时常经历这样的两难局面:一方面,他们被告诫要坚持自己的创意和愿景,把指责和批评丢在一边,用公司之后的发展来反驳这些批评。另一方面,他们还被告诫,要懂得变通,根据数据和客户需要来调整自己的方案。Hoffman 指出,“创业的艺术是知道什么时候坚持,什么时候变通,两者结合。”

6. 产品发行越早越好

“发行得早到你会为自己在 1.0 版所犯下的错误感到羞愧。” Hoffman 说,“除非你是乔布斯”,否则你的产品肯定在某些方面不够完美。而往往创业者在产品发行、用户真正使用之前很难发现这些错误。只有产品发行之后,你才能听到人们的评价并知道需要做哪些改变。他举例,八年前他的合作伙伴希望等到添加“Contact Finder”功能之后再上线网站,他没有等待。而事实证明这项功能并非必需,八年后的 LinkedIn 也依然没有 “Contact Finder”。

7. 保持足够高的志向和目标,不过别摔得太惨

回溯了之前的几条经验,Hoffman 觉得有时候创业者也需要对不切实际的空想保持警惕。(译者注:自吞苦水翻译自 drink you own Kool Aid,Hoffman 用了一个九十年代流行的笑话,Kool Aid 这种果味饮料冲剂在当年政坛竞争时代表巨大的失败。)

8. 产品创意很重要,不过产品销售才是重中之重

如果产品不能被推广至百万乃至更多的用户,它就无足轻重。Hoffman 还拿一些初创公司开玩笑,这些公司号称“他们会在稍后加入社交功能” 而错失了社交功能本来可以带来的机遇。

9. 企业文化和员工从一开始就至关重要

谨慎选择你的合伙人、投资人、指导人非常重要,最初创业招聘的员工更是对公司影响深远。别忘了,招聘下一批员工的人就是你现在的雇员。

10. 这些创业规则不是自然法则,你可以打破他们

创业的精彩之处在于从无到有的“创”的过程。如果被人笑话你打破常规,走上前人失败的老路,没关系,也许你这次就成功了呢?

Hoffman 的演讲除了创业经验,还阐述了他对 Web 3.0 的观点。他认为移动平台固然是 Web 3.0 的发展潮流,不过数据才是下一轮互联网行业机遇的关键。具体来说,他认为 Web 1.0 是“搜索,找到信息数据”,Web 2.0 是“真实的用户身份”和“真实的社交关系”,而 Web 3.0 则会是“用户真实的身份和关系所产生的数量庞大的数据”。

目前在做数据信息处理的公司很多,例如 LinkedIn 能让用户找到有特定技能的用户、公司或需要特定技能的待聘职位;移动应用 Waze 通过分析你的位置和行进速度来判断当前的路况,给出交通状况建议;还有 Redfin,在线房地产交易网站,为购房者提供更多当地房地产市场以及他们看中的房子的信息。

当然,如此一来与信息共享相关的隐私保护就至关重要了。4chan 的创始人 Christopher Poole 和 网络明星 Felicia Day 都在 SxSW 上阐述了他们理念中匿名制的优势。Hoffman 则认为初创公司只需要遵循两个原则:

  • 永远别“伏击”用户。别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收集或分析数据。
  • 数据的平等性不同。用户并不在意他们分享的全部信息,但是密码和信用卡号码这些更重要的信息才是需要注意的关键。

Hoffman 还发起了一个有趣的“自我指涉”活动,他希望通过社交网站的数据收集关于“社交网站数据能催生的有趣应用”的创意。如果你有兴趣,可以在 Twitter 上发表你的创意并加上标签 #web3,Hoffman 的团队会在之后制作信息图展示这些想法。

来自:http://www.ifanr.com/36441

 

Twitter创始人多西再创业:打造未来支付

Twitter创始人杰克·多西再创业:将Square打造成为未来支付网络

尽管发明了Twitter,并且即将推出另一家改变行业格局的新公司Square,Jack Dorsey依然是科技行业中最低调的人。

然而无论是童年对城市地图的痴迷,还是现在梦想的工作(纽约市长),Dorsey一直专注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Facebook效应》一书的作者David. Kirkpatrick与这位不喜欢抛头露面的梦想家探讨了很多内容,包括他从出租车司机那里获得灵感,卸任Twitter CEO的过程,以及计划将Square打造成为未来的支付网络的雄心。

Twitter的灵感来源:地图与出租车

1984年,在圣路易斯闹市区一个8岁男孩的卧室场景中,Twitter的故事拉开帷幕。

由于痴迷于各个城市的地图,小杰克·多西在墙上贴满了各式各样的地图,它们有的来自杂志,有的是普通的运输图,还有一些则是从加油站弄来的。父母不愿像大多数人那样搬去市郊居住,而腼腆瘦弱的小杰克·多西对城市生活的狂热对他们也无疑是一种支持。火车、警车和出租车都令他着迷。

当父亲买回家里的第一台电脑时,杰克立刻喜欢上了它。在数学和艺术领域都很有天赋的他,开始用绘图程序设计自己的地图。很快,他自学了编程,也懂得了如何让代表火车和巴士的小点在地图上飞奔。他会花好几个小时收听警察和救护车的无线电频率,然后在紧急车辆前往事故地点或医院的过程中绘制它们的行进路线。十几岁时,他已经成为一名天才程序员。面对井然有序的城市布局,他产生了一个古怪而富诗意的念头。“我想参与城市的运作,这样就可以了解它。”多西回忆说。

他对城市和编程的痴迷从未减退。2006年初,在从纽约大学退学并几次跳槽后,多西来到位于旧金山的软件公司Odeo工作。有一天,他向老板提出了一个自己思考了多年的想法。多西深受出租车司机通讯时使用的短句吸引,这是驾驶员与调度员通过无线电传达地理位置时所用的一种非常简明的方式。多西建议公司创办一种让任何人都可以用手机撰写有关自己的一两行内容,然后将这些信息发送给任何想看的人的服务。在他看来,这种短信提醒可以在活跃拥挤的城市数字图像中,加入被遗忘的人的因素。

Odeo的埃文·威廉姆斯采纳了这一创意,并任命年仅29岁的多西担任一家新公司的创始CEO,这家新公司就是Twitter.后面的故事已经尽人皆知:Twitter,这家成立5年的公司,已吸引了2亿用户并成为当今世界最具标志性的社交平台之一。有报道称,谷歌、微软和Facebook都曾试图出价逾80亿美元收购该公司。Twitter同时成为现代文化的中心:当动乱席卷中东,许多抗议者都借助Twitter来协调行动。多西的发明正在推动全球通讯和政治生活的变革。

考过按摩师 现在想做纽约市长

尽管如此,对于这样一位数字时代最有远见卓识的人之一,我们仍知之甚少。公众既不知道他曾于2000年放弃一切,去追求一份植物插图的事业,也不知道他花了一年时间,成为一名注册按摩治疗师,更近一些,我们更不知道他参加了很多时尚设计课,甚至已经想好梦想中的工作:纽约市长。

凡此种种,首先因为多西为人矜持而内敛,不事张扬。在过去几年里,他更愿意将自己定位为一名技工,而非企业家。而他的初衷是创造一项服务,而不是一家公司。同时,他是在一家企业文化有些混乱的公司内创建Twitter,是为别人打工。此外,当时的多西算不上最优秀的管理者。威廉姆斯和董事会在两年内就将他赶下台。虽然多西仍是Twitter的董事长,但当Twitter成为一股文化力量时,他却已经置身事外。

尽管如此,多西对Twitter的信仰却从未消退。当然,其中一个动力来自于他是该公司第二大个人股东。尽管去年10月,38岁的威廉姆斯同意卸任CEO后几个月前,多西又与Twitter管理层重修旧好,但多西仍有很多其他的事业。2009年,他发现了与Twitter同样让他兴奋的事情,与他人一同创办了Square.这家由他担任CEO的公司,提供一项允许任何个人或小企业轻松接受信用卡付款的服务:用户只需要下载一款应用软件,然后将一正方形配件与平板电脑或手机相连,并在卡槽上刷下信用卡即可。类似Twitter把所有用户变成广播员、专家或日记作家,Square能够将所有的人变成商人。

多西的乐观主要源于在圣路易斯所培养的对日常生活、民主和人性潜力的信仰。他声称,自己所有的发明都拥有相同的目标:推动社会更有效率、更具人文精神地运转。“作为一名观察者和技术人员,我的职责是实时展示世上发生的一切,并立刻提供这些数据,这样我们就可以借助更好的知识、更快地改变生活。”

Twitter的极简主义———每条Twitter信息不能超过140个字符———反映出多西本人的简练。而多西看待生活的方式也很纯粹。多年以来,他一直以共享软件的形式编写软件。他在旧金山Mint Plaza的居所很宽敞,但却异常朴素整洁。直到几个月前,他才刚刚购置了第一辆车———一台宝马M3.他并没有为iPad搭配实用的微纤丝保护套,而是选用了一个手工编织的灰色外套。购物时,他会寻找质量和耐用性俱佳的产品,因为他希望每件产品都能用一辈子。

多西的左前臂有条长9英寸的黑色文身,看上去像是加粗的“S”。他表示,这个文身代表了他对数学、音乐和解剖学的兴趣。首先,它代表了一个积分。“它象征着把一切都积分,”多西解释道,他还将文身视为F调升音的音符符号以及人的锁骨。“知道积分是什么的人通常不会文身。但他具备整合各种观念的能力。”刚刚主导了对Square总额2750万美元的投资的红杉资本的罗洛夫·博沙说道。

去年12月,一个寒冷的冬日里,34岁的多西走出ThirdRail,一家他经常去的位于纽约西村的手工咖啡屋。他走在路上,但却异常健谈。“我刚刚见了一名出租车和轿车委员会的委员,我14岁时就希望能有这么一天。”他高兴地说。他们的主题是:“出租车行业的技术,提升交易的速度和便捷性以及信息化程度”,他认为纽约市应当取消出租车后座上那嘈杂难用甚至具有侵扰性的屏幕,然后换上iPad,再配上Square的信用卡读卡器。

多西对纽约市政府的兴趣之深令人意外。尽管目前住在旧金山,但他的终极目标却是成为纽约市长。他甚至与现任纽约市长布隆伯格探讨过此事。虽然知道这听起来有些可笑,但是他并不以此为意。“真正激励我的是思考城市里的活动。比如,在这个位于第五大道尽头的交叉路口观察所有出租车的转向。精力会源源不断地涌出来。”他坐在靠近华盛顿广场喷泉旁的长椅上说。

Square的诞生 让手机也能刷卡

眼下,多西将自己看成是一名企业家,并着手推出另一家将改变行业格局的企业Square.

“Twitter承载了我在这个世界上的所有愿望。”多西说。他最初与老友麦克尔维交流,试图找到一个伟大的创意,并围绕该创意开办一家公司。之后某天,麦克尔维在他的玻璃制品工作室中碰到了棘手的事情。在把软件公司转让给别人后,麦克尔维开始吹制玻璃制品,如手工吹制的、用彩色玻璃制成的浴室水槽把手,一对售价2000美元。但一位客户因为麦克尔维无法接受美国运通的信用卡而取消了订单。

他把糟糕的销售状况告诉了多西。“这其实挺讽刺的,”麦克尔维说,“我们用iPhone通话,而其实iPhone就拥有所有可以解决我遭遇的问题的技术。”他突然提议,可以开发一个系统让人们用智能手机开展或接受信用卡支付业务。

而多西对此的反应是,“哇———这太有趣了,”“这简直就是地图上又一个更活跃的点。”

他们很快构想出一项业务,核心是可以免费分发给任何注册用户的设备:一款体积很小的正方形信用卡读卡器,可以直接插到iPhone、Android手机或平板电脑的耳机插孔中。不同于与商家和信用卡公司之间签订的复杂而昂贵的合约,Square对所有人的收费都一样。对此,Facebook创始总裁兼多西的好友肖恩·帕克说:“或许Square的作用可以媲美PayPal之于eBay.”

“支付是另外一种交流形式,”多西说,“但它从未获得应有的待遇,从没有人设计过,也没有人感受到这种魔力。大约90%的美国人使用信用卡,但是几乎没有人能够接受信用卡支付。我们希望平衡这一现状,并让人们都感受到支付的魅力。”

多西对Square的设想非常宏伟。“我认为Twitter是通讯的未来,”他说,“而Square将成为支付网络。”

“我们梦想支持一名具有这种品质的人———纯粹、真实,而且要保持积极的乐观。”彼得·芬顿说。他是Benchmark Capital的合伙人,该公司曾于2009年投资了Twitter.

多西花了很多时间反思在Twitter犯下的错误。作为Square的CEO,他竭力做到开诚布公、交流顺畅以及方向正确。每周五,多西都会组织一个名为“Town Square”的公司会议,借此讨论抱负与价值。为了帮助他的78人团队更好地理解自己为什么认为设计如此重要,他还特地组织了不少探访“美妙事物”的旅行。

事实上,最近一次“Town Square”将会议重点放在了金门大桥的美学特点上。“我们是全球唯一一家关注设计的支付企业。”穿着一身Prada,多西用上述的话作为开头。他展示了大量从金门大桥一个塔顶上俯拍的照片。“这就是我想建造的东西,非常漂亮,非常鼓舞人心,完全没有边界。每一个角度都很华丽……所以你们本周的家庭作业就是穿越这座桥,想想我们如何将这些经验应用到我们将处理这个世界上的每笔交易的产品中。”

对多西而言,这是一个庞大的集成系统。交易就像是交通,流过美丽的桥,桥是地图上的一个点,而地图则是规划、流动性和交叉路口庞大车流的一种体现。而这一切,他从8岁起就已经开始思考。

原文链接: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