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代码的人

Posts tagged ‘云计算’

国外视点:中国将是云计算未来发展的中心

导读:云托管是否会在10年内集中在中国?基础设施、资金、中央规划以及他们获取丰富资源的途径都决定了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本文原文来自国外媒体所刊发的《Your Cloud Future Is In China》,作者为资深技术专家Greg Ferro。

云托管是否会在10年内集中在中国?基础设施、资金、中央规划以及他们获取丰富资源的途径都决定了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在围绕云计算而展开的庞大营销浪潮中,用户的数据可以被存储在任何地方,计算能力也是如此,用户甚至都不用去关心这些事情。随着中国由农业国向工业国转变,现在又在向第三产业经济迈进,它必将成为建立起一套服务型经济。实际上,中国已经开始在某些领域这样做了。很明显,中国拥有资金、城镇规划和劳动力,它的这些优势必然会让它成为较早一批进入云市场的国家。

这些情况正在发生。IBM已经宣布它将在中国建立中国云(China Cloud)数据中心,占地面积在33万平方米到62万平方米之间,预计配备员工6万人到8万人。

每一个数据中心在建设和运营上都会存在实际和现实的要求。我们目前所用的基础设施通常都是不充足的,下一代数据中心需要更大的资金投资、良好的地方规划、充足的电力供应以及丰富的人力资源。

电力供应

中国政府已经知道国家目前面临着电力供应不足的问题,并且已经采取措施大力投资开发其他类型的发电厂,仅核能发电就超过了规划的700亿瓦。

中国还将建设一个新型配电网络,它将被欧美国家的配电网络更加高效、可靠和强大。仅仅从它将要使用相对更新的技术角度来说,中国就将在未来10年里在电力供应上大幅领先于其他国家,而欧美国家仍在讨论该制定什么样的电力政策。

中国政府官员还打算掌握所有的技术,来生产自己的核电站和开发第二代或第三代电力技术。虽然大多数技术都依赖于西方企业,但是人们相信他们已经学会了许多技术,并且对技术进行了改良,以生产中国制造的核电站。这样他们就不用担心全球电力不足的问题,加快变革的速度。

城市规划

不管你对中国政府有什么样的意见,现有政治环境造成的强大的中央规划机制确实有利于专门用于数据中心和IT服务建设的特定地区的开发。这意味着发电、居民点和商业区等一系列规划都将彻底开发出来。企业可以选择合作开发数据中心,这样的政治环境可以解决所有的实际问题。

美国企业现在经常在不利于长期安保的不适当的地点建设数据中心,比如在地震带建设数据中心或在资源匮乏的地区建设数据中心,又或者在容易遭水灾的地区建设数据中心等,一旦发生自然灾害,数据中心计划就成了泡影。欧洲在数据中心建设的土地利用和环境选择方面也存在着类似的问题。

中国喜欢大,地大物博,人口众多,资源丰富。他们喜欢建设庞大的东西,而且事实证明他们也能够建成实际上规模最大的工程。人们相信他们能够建设巨大的数据中心,即便不比其他国家的数据中心好,至少也能与其他国家的数据中心一样。回顾一下在中国举办的奥运会,多么宏大和成功啊。

廉价且受过教育的劳动力

如果你曾经与中国开发商或IT人士合作过,你就会很快意识到他们是多么聪明。某些企业要求员工IQ在140以上。中国有很多有才干的人,而且他们的劳动力价格比你想象的要低很多。中国的教育系统生产出来的聪明人比你想象得要多得多。

另外,自从教育系统开始从中央政府的投资中受益开始,教育系统就会变得越来越好。依赖于私人资金发展起来的教育系统也经营得不错,但是要想让所有的有才干的人都有条件学习的话,那又不是目前的教育系统能够办到的。许多优秀的人才也许只是没有机会施展才华。

需要证据来证明吗?笔者曾与惠普连网业务高管讨论过Comware软件的软件研发过程中的成本和质量问题,Comware软件是惠普收购中国软件厂商H3C后新成立的连网产品分公司开发的一款产品,结果笔者听到了一些有趣的观点。

由于云托管企业可以买到接近生产来源的电脑商品,因此他们非常看重资本开支节约。这意味着他们可以获得更大的利润,因为启动一项云服务需要耗费大量的资金。减少资本开支意味着短期可获得更大的利润。

从某种角度来说,中国经济将会开始膨胀(如果说现在还没有开始膨胀的话),他们的制造成本将比其他国家昂贵得多(巴西、印尼、菲律宾、肯尼亚、纳米比亚、波斯瓦纳)。中国社会将朝着提供和支持增值服务的方向发展。当然,语言方面的障碍也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云计算等服务非常适用于服务业。

云计算负荷是动态变化的

某些国家的某些托管服务可能会停留于本地,因为即便是为专业用户群体制定的产品或服务,也总会有一些本地商家和厂商去满足他们的需求。

但是云计算分析师和厂商设想的发展前景是,计算负荷应该可以随时随地被迁移。云标准和处理可以让这种情况发生在技术层面,但是许多云服务并没有提供足够的透明度,没有说明那些负荷是在什么地方被处理的。象亚马逊的Amazon Web Services那样的服务可以将负荷限制在各个地区,但是不能在各个地区之间动态迁移负荷,因为存在着带宽限制。在多个数据中心之间调整负荷均衡需要对虚拟机和系统进行特定的改动,同时还需结合考虑带宽等实际限制。

可以想象,呼叫中心离岸外包现象的不断重演是一个自然的现象。一旦第一代和第二代云建成,负荷就会被外包到另一个成本最低的地方。你也许并不知道你的数据被迁移到中国或印度等国家。有很多初创公司担任着云经纪人的角色,比如Spot云,它们就是动态云平台的前身。数据迁移的动态性意味着对法律体制和企业业务的完整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影响

社会正在提高对个人数据安全性的关注,数据被移动到印度,然后又作为与呼叫中心和后台处理有关的离岸外包合同的部分内容迁移回来。例如,不久之前,IBM就出售了开发服务,随后又把它们离岸外包给了印度。假定IBM向你兜售一款云服务。你可能都不知道他们是否将你的数据和软件离岸外包给了其他国家。那个国家是否制定了相关法律来保证你的数据的安全性呢?对于工业间谍,又有什么样的保护措施呢?那些政府内部是否有安全检查机制呢?呼叫中心方面已经有了先例,离岸外包和输出服务目前是可以接受的。

我们将要做什么?中国在占领国际云计算市场方面拥有很多优势。但是,还有一些问题需要加强控制,需要辨明法律责任以及保证数据的安全性。虽然IT行业正在解决技术上的问题,但是监管机构、保密和法律责任等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企业在选择云计算服务时应当加倍小心,不要只是关心成本的问题,还应充分考虑上述因素。

原文出自:服务器在线

应用程序制约云计算推广

从我们现有经验来看,传统IT模式过渡到新模式后私有云面临的棘手问题就是:有关它的应用程序。

IT专家指出,即便数据中心整合与虚拟化已成为改善IT运作的大势所趋,应用程序交付仍旧是首要关注的问题。有时会取得成功,但实际情况大家都心知肚明。

作为迁移云计算的一部分,公司们多采取双模式,部分IT由云平台提供服务,另外的则不需要。绝大多数客户服务器应用程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被虚拟化,但有些行不通,例如运行财务系统的大型数据库,在虚拟化以前它们就很成熟了。出于性能等方面的考虑,它们是不能被虚拟化的。

“凡是能虚拟化的设备我们都进行虚拟了。”Thermo Fisher Scientific(赛默飞世尔科技,TFS)的企业架构副总裁Dmitri Ilkaev表示。Ilkaev透露,公司在应用虚拟化上抓住了时机,在合适的地方部署了虚拟化,但是一些核心业务应用没能进入,标准的虚拟化栈。

另外,测试和部署是TFS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家大型数字和高尖端科学仪器制造商通过扩展实验室服务和软件来支持它的装备。Ilkaev推动云式IT自动化的动机之一就是希望能将公司内部应用程序作为服务销售。

Ilkaev称,作为整合和虚拟化自然延伸的私有云计算TFS已经实现了。他指出,公司已开始广泛地使用软件即服务(SaaS)产品,像Salesforce.com等,并表示自己最终会失去对基础设施的兴趣,公司会首要致力于应用程序的交付和对混合模型的支持。

即便成功的私有云也受应用影响

往往就连成功实现的私有云计算在面对应用程序时也会不知所措。

Christian Reilly是一位供职于某大型跨国公司的IT专家。他在某内部报告上告诉一位听众,5年前他花费了42天来部署一个应用。即便他的组织很早就开始了云计算,从集中基础设施、全球通信到工作空间虚拟化,甚至是一个针对大众商务的iPhone应用(这个行业代理机构的时间表)都不能再像以往那样。“谁想知道它花了多长时间吗?42天。”他说。

那是什么出错了?其实没有。基础设施已经被解决了,他们从大型在线服务交付(像Google、YouTube和Amazon)中吸取了教训,他们投入的预算在数量上超过同类IT预算,但任何人都承受不起为云计算连夜重写这些应用。

那就是实际状况,Reilly表示:“虚拟化是云计算的重要基础,但它并非万能药。”

Reilly所在的IT组织有超过90%的部分被虚拟化,一定程度上对应用交付它还不是自动化的。现在缺少的就是如何把这些应用服务器连起来以实现按需资源供应。他时刻关注着服务器模板、预配置栈,只要可以提升云计算价值的产品。

Reilly表示,在尝试整合迁移时应用文件夹是第一个需要使用的。他首先是追求客户服务器应用程序,其次是基于Xen的标准虚拟化平台,最后所有产品的集中控制,他认为这对改善安全很关键。

他注意到,你要么不得不控制用户,要么必须控制后台,毫无疑问这样的IT会更高效。

“在我们看来,你不能两全其美,如果你是非控制的前台和后台,那么中间层也会是非控制的。”他谈到:“你要么避免这些,要么就不要在公司中实施云计算。”

事实上,用户在访问各式各样以Web服务方式交付(例如Google和Yahoo)的高性能技术的同时,也意味着他们迫不及待想在工作空间中看到同样的状况。Reilly说到,大部分企业IT已经过时,这些企业应用很好地反映出这点。

对于怎样改变可以促使企业应用现状赶上用户体验,还尚不明确。这要花时间并继续推行高效廉价的业务。很可能我们会看到相同的趋势:SaaS促使用户改变对工作中IT的思考方式,最终量变引起质变。下个十年有望看到IT状况的转变。(梁英宗/译)

原文链接:http://www.searchcloudcomputing.com.cn/showcontent_46078.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