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代码的人

北京时间3月2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连线》杂志网站昨日刊登史蒂芬·列维(Steven Levy)的文章《拉里·佩吉欲使谷歌重拾初创公司精神》。文章介绍了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吉(Larry Page)的经营理念。虽然谷歌在艾瑞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的带领下获得了巨大成功,但拉里·佩吉在谷歌的发展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正是由于佩吉的长远眼光,谷歌才会去研发自动驾驶汽车,去拍卖无线移动频段;佩吉想让全人类共享知识,谷歌才会设立谷歌图书项目;而收购Android也是佩吉的决定。虽然谷歌的规模日益庞大,但佩吉仍然想方设法让谷歌和初创公司一样灵活。可以说,佩吉是个理想主义者。

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吉

全文概要如下: 

12年前的某个下午,拉里·佩吉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给约翰·多尔(John Doerr)打了一个电话。几个月前,两位谷歌创始人从多尔的风险投资公司KPCB和红杉资本分别获得了1250万美元的融资。当时两个人同意,拿到钱后会雇佣一名局外人来代替佩吉担任谷歌首席执行官(CEO)。这种策略看起来很正常,为的就是给两位没有经验的创始人提供“成人指导”,但后来佩吉和布林反悔了。多尔回忆道:“他们说,‘我们改变了主意,我们认为凭我们两个就能管理好公司。’”

多尔的第一反应是立即撤出他的股份,但是他没有这么做。多尔向佩吉和布林提出一个请求:他将为两人组织一次与硅谷最优秀CEO的见面会,让他们更好的了解CEO这项工作。多尔告诉两人:“在这之后,你们如果觉得该另雇CEO,我们会帮你们找。如果你们不想要,那我会来做决定。”佩吉和布林随后参加了这次科技界的神秘会议,参加会议的有苹果的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英特尔的安迪·格鲁夫(Andy Grove)、Intuit的斯科特·库克(Scott Cook)和Amazon.com的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等。会议后,两人给多尔打了电话。

佩吉和布林告诉多尔:“我们同意你的看法。”他们准备聘请一位CEO。但是,他们只会考虑一个人:史蒂夫·乔布斯。

高兴的是,多尔最终说服了他们拓展选择范围,随后他就把艾瑞克·施密特介绍给了他们,2001年施密特开始担任谷歌CEO一职。在头两年谷歌的发展异常艰难。直到2002年底,两位创始人对雇佣施密特仍有激烈的争论。当时布林告诉记者:“现在投资者对我们放心多了,他们现在不用担心两个小流氓在乱花他们的钱。”但随着岁月流逝,在施密特的领带下,谷歌成长为全球第三大科技公司,佩吉和布林才真正承认了施密特的贡献。之后佩吉形容为聘用施密特是“明智之举”。

经过10年的运营,现在谷歌的收入从不足1亿美元上涨到了300亿美元,佩吉又再次担任谷歌CEO,一个他一直认为自己能胜任的角色。大部分公众可能不明白这次人事调整的重要性,佩吉只是两个古怪谷歌创始人中的一个,随时可以被替换。但实际上佩吉与众不同,他将具有和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史蒂夫·乔布斯一样的影响力。没有人能向他那样整合谷歌的野心、道德观和世界观;与此同时,佩吉显得古怪、自大、神秘。在他的领导下,谷歌将更难预测。

2004年,谷歌在首次公开募股(IPO)前提交给SEC的报告中就有一段佩吉写给未来股东的话,其中他抛出了那段著名论调,佩吉声称“谷歌不是一家传统公司,我们也不打算变成那样。”在随后的几年,谷歌的确就如同他所说的那样。但在三驾马车的领导下,施密特用更多传统做法来平衡两位创始人异常的冲动心理。随着佩吉重新掌舵,没有人肯定这种微妙的平衡能否继续维持。现在,谷歌正被一名激进分子掌握。

佩吉的一些个性明白的显露出来。他很聪明、有信心,很少参加社会活动。但他性格中最突出的一点是具有无限的野心,既要超越自我,也要最大限度的改善人类的状况。他认为,前所未有的科技繁荣是检验这种野心的良好机会,并认为毫无作为只会无耻地浪费这个机会。

谷歌副总裁梅丽莎·梅耶(Marissa Mayer)说:“除非你知道佩吉和布林是蒙台梭利的门徒,不然你就不了解谷歌。”梅耶指的是意大利女医师玛莉亚·蒙台梭利创建的理论,蒙台梭利认为应该允许孩子自由追求自己的兴趣。在蒙特梭利的学校中,你可以自由的绘画,因为你有东西要表达或者你只是想画画,而不是老师要求你这么做,这就是佩吉和布林解决问题的方式。他们总是在问,为什么要这样呢?此时在他们的大脑中就已经开始进行前期编程了。

佩吉在密歇根州的东兰辛长大,父亲是教授计算机科学的老师。小时候佩吉想成为一位发明家,不仅仅是因为他对数学和技术的兴趣和展现出的天赋,佩吉说:“我真的想要改变这个世界。”

佩吉不善交际,别人与他谈话甚至会产生挫折感,但当他说话的时候,会抛出许多奇思妙想。作为一名密歇根大学的本科生,当年佩吉对运输系统非常着迷,他还设计了一个未来感十足的通勤方案,用来替代学校的单轨铁路系统。

佩吉已经有了很好的想法,但他的眼光也拓展到了商业领域。他说:“12岁的时候,我就知道以后自己会开一家公司。”1995年,佩吉进入斯坦福大学攻读研究生学位。斯坦福不仅是学习计算机知识的好地方,也因为互联网的蓬勃发展,成了有野心的企业家的聚集地。佩吉对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的传记印象深刻,虽然他的贡献可以比肩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但这位塞尔维亚科学家死的时候却默默无闻。佩吉说:“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我觉得他如果有更多的资源,可以取得更大的成就。他在商业化过程中遇到了麻烦。比他所遇到的麻烦都要大。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教训。我不想只发明东西,我想让世界变得更美好。”

佩吉的确发明了一些东西。他与同班同学布林合作创建了Google搜索引擎的前身BackRub。一开始,佩吉和布林都在犹豫是否应该放弃博士课程,他们尝试着将这项技术授权给其他网络公司。失败以后,他们将搜索引擎改名为谷歌,自己创立了公司,并开始寻找投资。

虽然两位创始人都有技术和想象力,但佩吉是公司发展远景的掌舵手。谷歌的第一位雇员克雷格·西尔弗斯坦(Craig Silverstein)说:“只要有机会,佩吉绝不放过,公司会为此全速前进。我认为布林就不会那样。我很难保证如果布林来做出那些决策,谷歌会变成什么样。”

即使是后来施密特担任了CEO,谷歌仍然是由佩吉来制定公司的核心戒律。佩吉希望在谷歌的每个人都胸怀大志。这个习惯对他来说是决定性的。当有人提出一个想法,佩吉肯定会用更大的数量级和野心进行反击。2003年,在一次管理层会议上,讨论到开设海外工程师办公室,施密特问佩吉,公司的增长速度多快才合适。佩吉反问:“微软有多少工程师?”别人告诉他,差不多有2.5万人。佩吉表情严肃的说:“我们应该有100万。”在这个时候,年长的施密特会将佩吉拉回现实世界,但现在是佩吉自己担任CEO,已经没人会这么做了。

这意味着什么呢?如果历史可以借鉴的话,佩吉的理想主义冲动可能会使谷歌成为一个经营范围大大扩展的公司。2008年,谷歌参加了FCC的无线频谱拍卖,这些频谱是为移动通信准备的。此外谷歌还一直在研制可以自动驾驶的汽车。

谷歌软件工程师埃里克·维克(Eric Veach)表示,佩吉的有些想法很难实现,但他却像让大家立刻完成。在2000年初,维克参与开发了谷歌的广告系统。佩吉坚持认为,这个项目应该简单化、可扩展。广告商只要提供他们的信用卡,不需要与销售人员打交道,也不必自己选取关键词,这种方法帮助创建了历史上最成功的互联网商务产品。

目前谷歌存在的一大问题是由于规模庞大,导致官僚主义严重,拖慢了公司的发展速度。预计这种状况会得到改变,因为速度也是佩吉的着迷的东西之一。早期的谷歌雇员梅根·史密斯(Megan Smith)说:“佩吉总是在计算一切。她曾经和佩吉一起走在摩洛哥的一条大街上,突然佩吉拉她进了旁边的网吧。随后,他就开始计算这里打开网页需要多久。”

Gmail创始人保罗·布克海特(Paul Buchheit)记得有次他在佩吉的办公室做演示。佩吉告诉他Gmail页面打开速度太慢了。布克海特表示反对,但佩吉仍坚持他的观点,并表示页面打开至少用了600毫秒。布克海特当时想,他肯定是随口说说的。但是,当他回到办公室,检查了服务器日志,真的是600毫秒,佩吉竟然说的没错。佩吉对速度的追求也导致他对页面转换时的动画、过渡等胡里花哨的东西有强烈抵触情绪。

当施密特执掌谷歌以后,佩吉终于有时间追求任何他感兴趣的东西了。他把自己的热情投到了他认为能对公司产生巨大影响的项目之上。收购Android和它的创始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就是佩吉的主意。鲁宾现在是工程副总裁谷歌,Android是目前谷歌最大的资产之一。

佩吉还有一个梦想,要将世界上的所有图书数字化。许多人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但佩吉不这么想。可能这会花费巨大,但还是有可能实现的。为了搞清楚实现这个目标需要花去多少时间,佩吉和梅耶在办公室亲自扫描了一本书,然后佩吉还在电子表格中做了记录:需要扫描多少页,扫描每页需要花去多少时间,需要多少存储空间等。最终,他确信相关的时间和费用是合理的。令他震惊的是,他的电子表格并没有消除人们的疑虑。佩吉后来说:“我把这些数字给他们看,但他们还是不相信,但最后我还是决定要做。”

公众对谷歌的图书搜索大加批评,并发起一系列法律诉讼想要阻止谷歌这么做,佩吉对此感到失望。佩吉说:“你真的不希望人类从书本中获得知识吗?”佩吉还表示,虽然隐私很重要,但他认为对谷歌的隐私政策批评往往言过其实。任何产品都有10%的机会成为话题,但很难预测会是哪一个,他说:“通常人们总是对不该心烦的事情心烦。”

佩吉的另一个目标看起来的确不大可能实现:让雇员数超过2.4万的谷歌像初创公司那样运作。佩吉和布林一直都想让谷歌保持灵活。早在2001年,谷歌的雇员数达到400人,佩吉就担心日益增加的中层经理会使公司陷于泥沼。于是,他和布林想出了一个根本的解决办法:他们决定尽量消除经理这个职务。人力资源团队恳求他们不要这样,但两位创始人仍坚持那样做,很快他们发现这是一场灾难,最后谷歌悄悄恢复了经理职务,但这只是长期斗争的开始,

佩吉的方法是对于新雇佣的员工他都要加以过问,至今他审查过的员工超过了3万名。对于每一个候选人,他都会得到一个经过人力资源部压缩的数据包,这个经由定制软件得到的数据包可以让佩吉快速了解候选人的突出才能。他通常会在一星期内下达批准令。佩吉说:“它帮助我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佩吉对大多数大公司都存在的官僚结构缺乏耐心。2007年他注意到雇佣一个助理可以更好的安排他与同事的会议。佩吉说:“人们如果想要见我,不会愿意亲自同我说。但他们会很高兴跟助理说,这种状况可不好。”,佩吉表示,最好的会议就是没有会议。于是有一天,布林和佩吉突然解雇了他们的助理。任何想要和他们交谈的人直接找他们就可以了

但佩吉最不能忍受的还是新闻媒体。一位谷歌前公关雇员说:“佩吉是个很敏感、很好的人。但他不善交际。”

现在的问题是,佩吉是否已经做出了妥协,在保留他独特个性的时候,仍然能做好他作为CEO该做的日常工作。施密特似乎认为佩吉已经能够胜任CEO一职。他说:“布林和拉里不是孩子了,他们已经30出头,是经验丰富的高层管理人员。创建公司十年后,他们比你想象的有经验。”当今年1月份谷歌宣布佩吉将继任CEO时,施密特说得更加具体:“佩吉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他已经不需要成人指导了。”

原文链接:http://it.sohu.com/20110320/n279909551.shtml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