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代码的人

虽然眼睛看不见,这位Google牌聪明人仍然是个无可救药的技术乐观主义者,他深信,技术面前人人平等。被一位同事引进门来,盲人科学家T.V.拉曼(T.V.Raman)手里飞快地翻折一张白纸——这是他的习惯动作,不需要眼睛看路,他便用闲下来的手习惯性地做些有挑战性的数学游戏,盲文魔方或是折纸。几十年下来,他已是这类游戏的行家里手,Youtube上流传着他恢复盲文魔方的视频,用时23秒。

拉曼家的T.V

穿粉衬衫,戴墨镜,留大胡子,略带印度腔的英文,与人说话时,这位盲人会很礼貌地把面部准确地转向发话者,并辅以适当的抬头或低头,就像他在看着你一样。

T.V姓拉曼。在印度,曾经有个出过两位诺贝尔奖得主的科学豪门就姓拉曼,与T.V提起,他没听完就笑了,摆摆手:“我跟他们不是亲戚。”在他供职的Google,同事们更喜欢称他为T.V,仿佛这位无障碍研究领域屈指可数的顶级专家是台行走的小电视。

出生于印度的浦那,小时候,拉曼家的T.V是热爱数学的小书呆子,不喜欢运动,却喜欢各种各样的数学游戏。14岁,因为青光眼,T.V失去了视力,他不得不改变自己的许多计划,然而,被那场疾病改变了命运的,却不仅仅是那个孩子,《纽约时报》认为:这场疾病也改变了某项技术的命运。

失明后的T.V只能通过别人的阅读,或者用手指“阅读”盲文书籍来学习。然而,14岁几乎是一个人学习盲文的年龄极限。一般认为,超过了这个年龄,手指便不够敏感,就很难学会盲文了。最终学会盲文时,T.V已经17岁了,这都得益于他那双读书人的手,“很多印度小孩喜欢玩手球,我不喜欢玩球,手上没有茧子,触觉还很灵。”

比起盲文,T.V更习惯用聆听的方式来学习,“(利用布莱叶盲文),我读得不够快。”视力受损之后,通过母亲、哥哥以及同学们朗读教材,T.V继续学习。高中毕业,他升入了当地的浦那大学,本科毕业后还考进了印度理学院——那是印度最好的理工科院校,以“在美国成功地建立了一个名叫硅谷的印度殖民地”而闻名于世。

在印度理工学院,T.V是第一位盲人学生,毕业后,与大部分同学类似,他去了美国的康奈尔大学继续读书,攻读应用数学博士学位。

盲人们想要的

一百多年前,当布莱叶发明那套由6个点组成的盲文书写系统时,他不会想到,有一天会出现那些可以自动朗读文字的机器。来到了康奈尔,T.V敏锐地发现了计算机科学对盲人的价值,然而在当时,这个新兴的领域还不习惯考虑盲人,T.V说,“我应该让一些东西与众不同。”

最初,T.V曾考虑与一位教授合作研究一种类似GPS系统的机器导盲犬,却因为当时的硬件条件,这个方向“进展缓慢”,他把方向改作了计算机朗读软件。毕业时,T.V的博士论文是一种能够朗读数学公式的软件——这首先是为了满足自己的需求。那时候的阅读软件很可笑,“它们念一个数学公式:反斜杠、X、一个不认识的符号……”这种状况令他下定决心,写个软件,把公式们读得漂亮些。

T.V的发明多数如此,源于技术的梦想,却不乏务实的成分。这位盲人只是从需求出发,寻找那些目前技术本应达到的改善。从一个盲人的视角,T.V很明显地知道,只要小小的改进,就可以给这个人群带来巨大的方便——能够看清面前墙上的一幅画固然好,但现在他们所需要的,只是要知道前面是堵墙。

在博士论文的摘要中,这位盲人科学家像哲学家一样谈到阅读与聆听:“阅读时,我们的眼睛会积极主动在一个被动地等待关注的二维世界中寻找我们想要的信息;而聆听的过程中,信息几乎是自顾自地流过聆听者消极被动的耳膜,但也是因此,聆听时,人们很难做到先浏览大概,然后关注细节。”

利用T.V的朗读软件,熟练的聆听者可以听懂音色和音调勾勒出的信息结构,再辅以一些交互行为,就能让聆听达到与阅读类似的效果。凭借那篇论文,T.V拿到了当年的美国计算机学会最佳博士论文奖。

近几年,T.V的兴趣集中到了手机上,答案很简单,“这个小机器正极大地改变着我们的生活”,而且,这机器有成为导盲犬的潜质,“拿着智能手机凭Google地图就能够走遍北京”。

无法看见屏幕上的按钮,T.V正在致力于开发一种“免视”电话,在他设计的基于相对位置的拨号器中,手指触到的任何位置将被视为5,要拨其他号码,只需简单地朝各个方向滑动手指,左上角为1,右下角为9,以此类推。

目前看来,“免视”产品的应用前景远远超出预期,在自己讲座的开头,T.V很骄傲地表示:“免视”的主意不仅对盲人有用,对那些正在驾车、不方便看屏幕的使用者也非常有用。“我们现在的设计思路并不是假如人们看不见该怎么做,而是,假如人没在看屏幕时该怎么做。

外星语言、摄影与导盲犬

每天早上,坐上Google的班车,利用班车内的无线信号,T.V就打开笔记本电脑开始工作,收发邮件、编写或者检查代码,以及,了解当日新闻,“看看”自己的股票跌了还是涨了。T.V的打字速度丝毫不逊常人,当然,与一般人不同的是,T.V的笔记本一般不用开液晶屏,“对一台笔记本而言,这样比较省电”。

T.V日常用来工作和学习使用的语速是正常语速的3倍以上,这种声音被描述为:“有点像一种外星语言,或者一张光盘在速进”——这是为了保证T.V利用聆听获取信息的速度与正常人的阅读速度相当。

把语速降下来时,T.V所用的朗读系统只是一种标准的、不太自然的机器人英语,没有跟他一样的印度口音,虽然,有人认为它“与史蒂芬.霍金教授的声音有点像,两者所用的声音合成器类似。”

与T.V共用办公室的同事Chales说,“我们经常忘记他是盲人。”朋友开车送他回家,他甚至可以指路。T.V解释,“这很容易“车慢下来一次,我就知道过了一个十字路口;头顶上一暗一亮,就是过了某个公路桥……”

T.V的一大业余爱好是摄影,他与正常人一样购买热门的新款相机,先让朋友们教他拍照的姿势,学会后就到处拍照,拍完后把那照片用Picasa挂在网络相册上与朋友分享。至于那些照片,虽然从未见过,但他确实拍得不赖。

除了计算机,T.V一生中另一件重要的东西是他的导盲犬。一个由导盲犬陪伴的盲人科学家是T.V在公众心目中的标准像,这个形象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在T.V中国演讲开始前,一位听众在微博上写道:“Google的盲人科学家T.V.Raman到场了,可惜没有如传闻中那样牵着导盲犬。”

T.V目前的导盲犬是条黄色的拉布拉多犬,名叫Hubble,拥有自己的网站。T.V很爱惜Hubble,不舍得她旅途劳顿,所以,到中国出差时,没有带她随行。

Hubble之前,T.V曾有过一条导盲犬Aster,那是T.V的第一条导盲犬,一条黑色的拉布拉多,女性,1990年1月20日毕业于纽约约克郡的一所导盲犬学校,是Hubble的学姐。

Aster陪伴T.V10年,见证了他拿到博士学位,入职Adobe,被IBM挖走,却在1999年11月被查出罹患皮肤癌,很快就去世了。在给Aster的悼词中,这位擅长数学的主人写道:“Aster陪伴了我3616天,其中,3529个工作日,被扣除的87天包括我的3次印度探亲之旅……我一直希望她能享受一些正常宠物犬一样无忧无虑的日子,但查出患病后,她只活了一周。值得欣慰的是,Aster是平静地离开这个世界的。”

原文链接:http://nfrw.qikan.com/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