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代码的人

Archive for 二月, 2011

NoSQL理论之——内存是新的硬盘 硬盘是新的磁带

“内存是新的硬盘,硬盘是新的磁带”此话出自图灵奖得主Jim Gray。

一、前言

我理解这句话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把随机IO都放到内存中去,而把像磁带一样的顺序IO留给硬盘(这里不包括SSD)。

如果应用没有达到一定的级别,可能我们看上面两句话都会觉得太geek,然而在应用数据量日益庞大,动态内容比例日益增大的今天,再忽视这个基本准则将会是一个灾难。

今天我们谈一下这一理论在NoSQL产品中的展现。

二、实现

问题一:宕机数据丢失

我们先看一下几个杰出的NoSQL代表,Cassandra,MongoDB,Redis。他们几乎都使用了同一种存储模式,就是将写操作在内存中进行,定时或按某一条件将内存中的数据直接写到磁盘上。这样做的好处是我们可以充分利用内存在随机IO上的优势,而避免了直接写磁盘带来的随机IO瓶颈:磁盘寻道时间。当然,坏处就是如果遭遇宕机等问题时,可能会丢失一些数据。

解决宕机丢数据的问题有两个方法:

1.实时记录操作日志

这时通常的做法是当一个写操作到达,系统首先会往日志文件里追加一条写记录,成功后再操作内存进行写数据操作。而由于日志文件是不断追加的,因此也就保证了不会有大量的随机IO产生。

2.Quorum NRW

这一理论是基于集群式存储的,其原理是如果集群有N个结点,那么如果我们每次写操作需要至少同步到W个结点才算成功,而每次读操作只要从R个结点读数据就一定能保证其得到正确结果(如果某一结点有此数据,既成功,如果所有R个结点都无数据,则说明无此数据)。而NRW之间的关系必须满足N < R + W 。其实这一理论并不难理解,我们可以将这个不等式做一下移项:R > N – W ,我们有N个结点,写的时候最少写W个才算成功,也就是W个结点有这份数据,那么N-W就是说可能没有某一份数据的最大结点数。最多可能有N-W个结点没有某一数据,那如果我们进行数据读取操作时,读到大于N-W个结点,那么必然有一个以上的结点是有这份数据的。所以要求R > N-W。

所以可能你已经想明白了,为了防止数据丢失,我们采用的实际是简单的冗余备份的方法。数据写到多台机器会比写单台机器的磁盘快吗?对。相对于直接的磁盘操作,跨网络进行内存操作可以更快。其最简单的例子就是改进的一致性hash,(关于一致性hash请看这里):

上图摘自Amazon的Dynamo文档,key的hash值位于A,B结点间的数据,并不是只存在B结点上,而是顺着环的方向分别在C和D结点进行备份。当然这样做的好处并不完全在于上面说的冗余备份。

当然,很多时候是上面两种解决方法同时使用以保证数据的高可用性。

问题二:内存容量的限制

当我们将内存当作硬盘来用的时候,我们必然会面临容量问题。这也是我们上面说到的数据会定时flush到磁盘的原因,当内存中的数据已经超出可用内存的大小,那么我们就需要将其进行落地操作,对swap的过度使用是不符合我们初衷的,也是达不到高效随机IO的效果的。这里也有两种解决方案:

1.应用层swap

采用这种方法的有TokyoCabinet和Redis两个产品。TokyoCabinet主要是通过mmap提高IO效率,而其mmap到的只有数据文件头部的一部分内容。一旦数据文件大于其设置的最大mmap长度(由参数xmsize控制),那剩下的部分就是纯粹的低效磁盘操作了。于是它提供了一种类似于Memcached的缓存机制,通过参数rcnum配置,将一些通过LRU机制筛选出来的热数据进行key—value式的缓存,这一部分内存是和mmap占用的内存完全独立的。同样的,Redis在2.0版本之后增加了对磁盘存储的支持,其机制与TokyoCabinet类似,也是通过数据操作来判断数据的热度,并将热数据尽量放到内存中。

2.多版本的数据合并

什么叫多版本的数据合并呢?我们上面讲Bigtable,或其开源版本Cassandra,都是通过定时将内存中的数据块flush到磁盘中,那么我们会想,如果这次是一个update操作,比如keyA的值从ValueA变成了ValueB,那么我们在flush到磁盘的时候就得执行对老数据ValueA的清除工作了。而这样,是否就达不到我们希望进行顺序的磁盘IO的目的呢?没错,这样是达不到的,所以Bigtable类型的系统确实也并不是这样做的,在flush磁盘的时候,并不会执行合并操作,而是直接将内存数据写入磁盘。这样写是方便很多,那读的时候可能会存在一个值有多个版本的情况,这时就需要我们来进行多版本合并了。所以第二种方法就是将一段时间的写操作写成一个块(可能并非一个文件),保证内存的使用不会无限膨胀。在读取时通过读多个文件块进行数据版本合并来完成。

那如果存储在磁盘的数据量是内存容量的很多倍,我们可能会产生许多个数据块,那么我们在获取数据版本时,是否需要全部遍历所有数据块呢?当然不用,如果你看过BigTable论文,相信你还记得它其中用到了bloom-filter算法。bloom-filter算法最广泛的应用是在搜索引擎爬虫中,它用于判断一个URL是否存在于已抓取集合中,这一算法并不百分之百精准(可能将不在集合中的数据误判为在集合中,但不会出现相反的误差),但其在时间复杂度上仅是几次hash计算,而空间复杂度也非常低。Bigtable实现中也用到了bloom-filter算法,用它来判断一个值是否在某一个集合中。而由于bloom-filter算法的特点,我们只会多读(几率很小),不会少读数据块。于是我们就实现对远远大于物理内存容量的数据的存储。

三、结尾

好了,就写到这里,关于NoSQL中对此原理的应用还有更多理解和认识的同学,欢迎交流。

原文链接:http://lgone.com/html/y2010/801.html

 

 

Advertisements

消息称中电信筹备成立支付公司

2月28日,据飞象网报道,中国电信近期也正在筹备成立支付公司,同时确定了一把手人选——中国电信号百信息服务公司副总经理高宏亮出任总裁一职。

 

早在2009年10月份,中国电信号百信息服务公司副总经理高宏亮即在公开场合表示,希望把支付的事情做起来。并称“我们觉得支付这件事应该联合比较多的银行,包括第三方的支付公司一起做。通过银行帐号通道的方式和中国电信自有的方式都可以做一些探索。”

 

据消息人士透露,2011年伊始,中国电信即开始筹备落实支付公司的相关工作,并计划将中国电信号百信息服务公司涉及到支付业务的相关资产和人员进行划分,转移到新成立的支付公司。

 

消息称,2011年1月份,中国电信确定成立支付公司,2011年2月份,确定了新公司一把手人选。而管理层其他职位尚无确认人选,新公司的相关手续也正在办理中。

 

中国电信在移动支付上分为三个部分:一个是面向大众的支付业务,主要是中国电信自有的帐户体系的建设,跟通讯帐户的关系,以及面向大众提供核心的支付业务;第二部分是集团和政企客户,完善集团客户的信息化工作,让集团客户享受3G移动带来的信息化成果;第三部分是中国电信与银联及第三方行业帐户的运营。

 

在2月22日,有消息称中国联通拟成立支付公司,暂定公司名为“中国联通支付公司(筹),目前正处于人员招聘阶段。

原文链接:http://www.cctime.com/html/2011-2-28/20112271120405089.htm

 

C/C++/C#面试题精选

题目(11:运行下图中的C#代码,输出是什么?

namespace StringValueOrReference

{

class Program

{

internal static void ValueOrReference(Type type)

{

String result = “The type ” + type.Name;

 

if (type.IsValueType)

Console.WriteLine(result + ” is a value type.”);

else

Console.WriteLine(result + ” is a reference type.”);

}

 

internal static void ModifyString(String text)

{

text = “world”;

}

 

static void Main(string[] args)

{

String text = “hello”;

 

ValueOrReference(text.GetType());

ModifyString(text);

 

Console.WriteLine(text);

}

}

}

答案:输出两行。第一行是The type String is reference type. 第二行是hello。类型String的定义是public sealed class String {…},既然是class,那么String就是引用类型。

在方法ModifyString里,对text赋值一个新的字符串,此时改变的不是原来text的内容,而是把text指向一个新的字符串”world”。由于参数text没有加ref或者out,出了方法之后,text还是指向原来的字符串,因此输出仍然是”hello”.

题目(12:运行下图中的C++代码,输出是什么?

#include <iostream>

 

class A

{

private:

int n1;

int n2;

public:

A(): n2(0), n1(n2 + 2)

{

}

 

void Print()

{

std::cout << “n1: ” << n1 << “, n2: ” << n2 << std::endl;

}

};

 

int _tmain(int argc, _TCHAR* argv[])

{

A a;

a.Print();

 

return 0;

}

答案:输出n1是一个随机的数字,n2为0。在C++中,成员变量的初始化顺序与变量在类型中的申明顺序相同,而与它们在构造函数的初始化列表中的顺序无关。因此在这道题中,会首先初始化n1,而初始n1的参数n2还没有初始化,是一个随机值,因此n1就是一个随机值。初始化n2时,根据参数0对其初始化,故n2=0。

题目(13):编译运行下图中的C++代码,结果是什么?(A)编译错误;(B)编译成功,运行时程序崩溃;(C)编译运行正常,输出10。请选择正确答案并分析原因。

#include <iostream>

 

class A

{

private:

int value;

 

public:

A(int n)

{

value = n;

}

 

A(A other)

{

value = other.value;

}

 

void Print()

{

std::cout << value << std::endl;

}

};

 

int _tmain(int argc, _TCHAR* argv[])

{

A a = 10;

A b = a;

b.Print();

 

return 0;

}

答案:编译错误。在复制构造函数中传入的参数是A的一个实例。由于是传值,把形参拷贝到实参会调用复制构造函数。因此如果允许复制构造函数传值,那么会形成永无休止的递归并造成栈溢出。因此C++的标准不允许复制构造函数传值参数,而必须是传引用或者常量引用。在Visual Studio和GCC中,都将编译出错。

题目(14):运行下图中的C++代码,输出是什么?

int SizeOf(char pString[])

{

return sizeof(pString);

}

 

int _tmain(int argc, _TCHAR* argv[])

{

char* pString1 = “google”;

int size1 = sizeof(pString1);

int size2 = sizeof(*pString1);

 

char pString2[100] = “google”;

int size3 = sizeof(pString2);

int size4 = SizeOf(pString2);

 

printf(“%d, %d, %d, %d”, size1, size2, size3, size4);

 

return 0;

}

答案:4, 1, 100, 4。pString1是一个指针。在32位机器上,任意指针都占4个字节的空间。*pString1是字符串pString1的第一个字符。一个字符占一个字节。pString2是一个数组,sizeof(pString2)是求数组的大小。这个数组包含100个字符,因此大小是100个字节。而在函数SizeOf中,虽然传入的参数是一个字符数组,当数组作为函数的参数进行传递时,数组就自动退化为同类型的指针。

题目(15:运行下图中代码,输出的结果是什么?这段代码有什么问题?

#include <iostream>

 

class A

{

public:

A()

{       std::cout << “A is created.” << std::endl;        }

 

~A()

{       std::cout << “A is deleted.” << std::endl;        }

};

 

class B : public A

{

public:

B()

{       std::cout << “B is created.” << std::endl;        }

 

~B()

{       std::cout << “B is deleted.” << std::endl;        }

};

 

int _tmain(int argc, _TCHAR* argv[])

{

A* pA = new B();

delete pA;

 

return 0;

}

答案:输出三行,分别是:A is created. B is created. A is deleted。用new创建B时,回调用B的构造函数。在调用B的构造函数的时候,会先调用A的构造函数。因此先输出A is created. B is created.

接下来运行delete语句时,会调用析构函数。由于pA被声明成类型A的指针,同时基类A的析构函数没有标上virtual,因此只有A的析构函数被调用到,而不会调用B的析构函数。

由于pA实际上是指向一个B的实例的指针,但在析构的时候只调用了基类A的析构函数,却没有调用B的析构函数。这就是一个问题。如果在类型B中创建了一些资源,比如文件句柄、内存等,在这种情况下都得不到释放,从而导致资源泄漏。

 

 

来自:http://blog.csdn.net/cadcisdhht/archive/2011/02/24/6205454.aspx

团购鼻祖Groupon中国揭秘:快与慢的商业逻辑

王歆(化名)约见Groupon中国方面的高层已数次,但遗憾的是,合作毫无进展。

作为国内一家超大型企业的合作拓展经理,王歆原以为,凭借公司一年数十亿元的销售额加上家喻户晓的知名度,与Groupon合作团购应该不难。“我们和拉手、美团等本土团购网站合作时,他们反应速度很快,推进很顺利,效果很满意。”王歆说。

但这家全球团购网站的鼻祖显然让她有些失望。

Groupon曾只用短短几个月便席卷欧洲18国140多个城市,今年1月联手腾讯大举入华后,其声势浩大的招兵买马也震动了业界,本土团购网站鹤唳风声,而不少有实力的大型商家纷纷主动与其接洽。但与雷厉风行的招聘速度相比,Groupon在中国的业务拓展显得保守、谨慎。

“当我们双方分别表明合作意愿后,德国高层要求我们先出具销售数量、市场份额等基本商业数据,然后再做后续商讨合作。”王歆抱怨,主管Groupon合资公司的德国高层显然对中国市场不够了解。

不过,若能抢到“Groupon中国上线首单”这一资格,宣传效果将倍增,王歆为此仍在努力。

据记者了解,有多家大型企业正和Groupon洽谈合作,但Groupon中国网站的正式上线时间表一推再推,合作无法落定。

即便如此,“海龟(Groupon)”和“富二代”(腾讯)的联姻还是让“土鳖(本土团购商)”们捏着一把汗——因为它们太有钱了。有人断言,如果双方配合密切,势必给中国的团购市场扔下一颗重磅炸弹。

“Groupon投重金在中国,必将抬高团购的市场门槛。”拉手网CEO吴波说。而前雅虎中国总裁、资深互联网分析人士谢文则预计,Groupon将在中国高端团购市场占到50%以上市场份额。

是抱团,还是继续孤军奋战?这个令团购网站们纠结的话题在圈内热议。一向打得不可开交的团购网站老板们从未像现在这样亲密、团结地聚在一起,他们互通信息,共商对策。

人才战、广告战、烧钱大战,在团购战场已然开打。

改还是不改?

“我的压力非常大,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离职。”近日,一位刚加入Groupon的中高层人员垂头丧气地告诉记者。从一个月前踌躇满志地加入Groupon到如今的心力交瘁,一种微妙的心态变化正在Groupon公司员工中滋蔓。

Groupon入华一个多月,奉行的是“焦土政策”,即以高于业界两到三倍的薪水到竞争对手挖角。如果挖过来的人达不到公司的要求,就迅速炒掉,这使得员工们从入职的兴奋迅速转入压力下的焦虑。

除了被炒的风险压力, Groupon在中国进展迟缓、业务迟迟不上线也让员工们无所适从。

“网站原先定于二月底上线,但现在看来,可能至少要拖到三月份。”Groupon内部人士告诉记者:“Groupon首单非常重要,肯定是来自超大型商家。但具体是哪一家,未最终敲定。”

据记者了解,希望和Groupon合作中国第一单的公司不胜枚举。此前,邮件门、招聘门、涉嫌非法经营、中国高官蹊跷离职等事件已经让 Groupon赚够眼球,“第一单”的诱人对每个商家来说都无法抵挡。一位不愿透露姓名、曾和Groupon洽谈过合作的人士表示:“只要能和 Groupon达成第一单合作,公司可给出任何资源。”

正当大家争先恐后地要和Groupon合作,Groupon却在犹豫,是否在中国照搬美国“每日一单”的模式。

所谓“每日一单”,即每天只推荐一家商户的产品。在美国,Groupon拥有5000万注册用户,有效邮箱达到率为66%,通过超低价格向这些注册用户发送信息,一天一单也有足够的商业价值。但在中国,本土团购厂商都改良其模式,采用“一日多单”,吸引多家厂商同一天打出促销广告。

“改,还是不改”,这对Groupon是个难题。

更为重要的是,由德国方面强势主导的Groupon合资公司对中国公司并不了解,导致决策效率低下。一位Groupon员工告诉记者,对于在中国家喻户晓的公司,德国领导团队却要去调研它的销售数量、市场份额、产品品质等基础问题,这使得合作进程大大放缓。Groupon正式上线时间,因此也一拖再拖,至今没有准确时间。

此外,据该员工透露,Groupon在中国计划只选取大型、高品质商户合作,并且有可能极力压低商家的折扣数,即,绝大部分商品可能会以低于五折的价格对外销售。销售后,Groupon和商家的分成比例为5:5。

目前,在中国,团购网站与商家的分成比例基本为1:9,商家以较低价格对外销售后,将会获得绝大部分收入。“有些团购网站甚至还担下了亏钱的损失。”一位本土团购网站负责人告诉记者:“例如,团购网站和商家签订合约时是50元,真正对外销售时却只卖40元,不计自身经济利益,只为争夺更多用户。”

Groupon特立独行的做法在中国能否施展开拳脚,目前尚是个未知数。一位想与Groupon合作的商家告诉记者:“如果单纯以实物形式进行销售,我们可能会控制量,避免损失过大。未来在合作过程中,我们只能寄希望通过更多形式的创新和探索,达到共赢方式。”

“Groupon在美国的策略照搬到中国,可能确实有难度。”Groupon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但是,Groupon会极力寻求有实力、高品质的买家进行商谈。在与极个别大型商户洽谈合作时,放松合作条款,也存在可能。”

不拼技术,拼劳力、资本

尽管如此,Groupon强势入华制造的紧张局势,让本土团购网站们不敢大意。

“2011年是团购高速发展一年,我们预计全年团购销售额将达到200亿元,是2010年的十倍。”团800联合创始人胡琛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对于Groupon和腾讯而言,都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市场机会。

但是,这200亿元的市场,比拼的不是技术实力。谢文认为,团购网站并非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公司,也不是技术密集型企业,而是资本和劳动力密集型产业。

拉手网CEO吴波透露,拉手网70%人员都是销售。而国内其它团购网站员工组成比例亦相仿。换言之,团购网站竞争最终比拼的是标准化、规范化的经营管理能力,以及雄厚的资金和人才实力。

Groupon杀入中国,仅仅用了一个多月,就在北京、上海和广州等共招聘了300多位员工。记者看到,其北京办公地点乐成国际B座六层已经人满为患,无法入座,并即将搬至新的办公场地。另消息称,Groupon还将在三个月内招聘千人。

这背后都是资金实力的推动。今年1月,Groupon刚刚完成一轮融资,筹集金额共9.5亿美元,并称将利用这笔资金支持全球扩张,尤其是亚洲市场的拓展。

被Groupon收购并委以全球拓展重任的德国Ctiydeal侵略性很强,在欧洲曾经双倍薪水从对手手里抢人,打赢后又大批解雇,其在全球迅雷不及掩耳的扩张速度早已引起业界的恐慌。

“本土团购网站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业内人士说,这几家领先的团购网站都在年前先后融到资,有来自投资人施予的很重压力,必须加速拼抢市场。

此前,拉手网就曾大幅进行广告宣传,并宣称5000万美元融资中,广告投放将是重点之一。目前,在北京的公交车、写字楼电梯广告中,随处可见拉手网的广告。美团网也透露将进行2011年度广告招标,初步预算达1.3亿元。满座网、糯米团等团购网站也都已加入广告的烧钱大战中。

中国本土团购行业薪资普遍不高,老板们担心人才被Groupon公司以高薪挖走。满座网CEO冯晓海向记者透露,其公司平均工资比Groupon美国低10倍,约为5000元。而24券网员工工资比行业还低20%-40%。

关于Groupon高薪挖人,胡琛调侃:“第一,怎么能保证挖过去的人不会在一个月内被裁掉呢?第二,怎么能够保证这不是大家无间道派过去的呢?”

但据记者了解,为避免人才大规模流失,本土团购网站之间已经达成口头协议“永不复找Groupon挖走的员工”,彼此之间还达成默契“不互相随意挖人”。

此外,为了应对竞争,各网站也大举招兵买马。拉手网两个月就将团队扩张到1500人,并且在继续扩张。满座网也计划2011年销售团队也将扩充到1000人。

“庞大的开支,让这些网站压力很大。”一位业内人士评价。

本土团购应对

记者发现,自Groupon宣布入华以来,本土团购网站之间明显加强了交流和合作。“有行业内的相关会议,只要有时间,就会过去听听。”一位本土团购网站主管说。

胡琛认为,团购是一个非常注重本地化经验的互联网业务,中国的团购市场与美国有很大的不同。根据团800的统计,到去年年底已经有1700家团购网站,远超出美国类似网站的数量;其次,消费折扣的比例也比Groupon在美国坚持的5折要低很多,团800的统计来看平均是3.3折;此外,中国本地的支付信用体系、商家服务质量以及物流快递的现状,也导致产生了很多“中国特色”的团购方式和问题。

“在这些挑战面前,Groupon与腾讯一样都是新手,需要更潜心研究中国消费者的需求,并以一个务实严谨做业务的踏实态度,才可能追赶上目前行业里的对手。”胡琛说。

“Groupon入华,只是在中国市场多了一个参与者而已。”冯晓海认为,“所谓的竞争就像一场比赛,要战斗力强、融资能力强、团队文化强,这三项哪一步走得很快都没有意义。”

冯晓海表示,满座网不会和Groupon打价格战,“我们会有策略性地打各种战役,就像作战需要特种兵、常规军一样,在不同市场上打不同策略的战役。”

吴波则告诉记者,拉手网正在根据功能和产品的分类做专业化频道。目前,酒店频道在广州、上海取得效果非常好。除此之外,拉手网正在向全球的团购网站学习,比如东欧团购网站卖得最好的产品是旅游,也给他很多启发。

“和Groupon合作,腾讯用不上力,排队、军训然后拉出去推销等这类事情,腾讯不擅长。”谢文说,Groupon除了先发的品牌和知名度优势外,还有标准化、规模化管理的优势,在中国正式落地后,高端、比较规范的商家都会向其靠拢。

“团购网站是资本和劳动密集型产业,更应该跟麦当劳、星巴克一类企业类比。”谢文表示:“我们可以认为雅虎、eBay等互联网公司在中国发展不好,但没人敢说麦当劳、肯德基等公司在华发展不良。”

谢文预测,中国团购产业竞争将会非常惨烈,阵亡率能达到95%以上,现在的前十强一年后可能有5家出局。而Groupon将可能在中国高端团购市场占到50%以上的市场份额,在低端个性化市场占到10%左右。综合起来,Groupon在中国团购市场的排名将可能在前三。

原文链接:http://www.21cbh.com/HTML/2011-2-28/yOMDAwMDIyMjcyOA.html

 

人才大战令硅谷创业企业不堪重负

导语:国外媒体今日撰文称,由于吸引了大量投资,使得Facebook、Twitter和Zynga等规模较大的创业企业有能力提供较高的薪酬水平,但这却给其他创业企业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以下为文章全文:

人才竞争加剧

由于Facebook、Twitter和Zynga等公司吸引了疯狂的投资,整个硅谷地区的互联网创业公司都在为人才竞争苦苦挣扎,迫使很多小型企业提高招聘待遇,并涌入到非上市公司股票交易所,以便跟上大型竞争对手的步伐。

在线房地产经纪商Redfin就感受到了这种影响。这家200人的公司总部位于西雅图,并且在旧金山设有多个办事处,他们通常都会招聘刚毕业的大学生担任工程师,其优势是有竞争力的薪水以及在已经盈利的创业企业工作的吸引力。

但Redfin表示,该公司最近却面临着严峻的竞争,因为Zynga为刚毕业的大学生提供的年薪加奖金高达10万至15万美元,远高于Redfin等企业给出的8万美元左右的薪水。

“Zynga等企业提供了如此优厚的待遇,使得我们很难吸引人才。”Redfin CEO格列·科尔曼(Glenn Kelman)说。

他还补充道,Redfin也已经提高了大学毕业生的薪酬,但仍然未能避免一些潜在的应聘者被资金雄厚的创业企业挖走。处于当今网络热潮中心地位的一些创业企业吸引了很多资金雄厚的投资者。有传言称,摩根大通已经在与Twitter展开投资谈判,有望以45亿美元的估值购买Twitter 10%的股权。

“要吸引一流的工程师,我们就必须要按照Facebook和Zynga的标准支付薪水。”科尔曼说。

Zynga首席人事官科林·麦克里(Colleen McCreary)承认,过去两个月间的招聘环境已经变得“更有侵略性”。她说,Zynga已经非常幸运了,能够从一定程度上驾驭这种趋势。

她还补充道,Zynga目前的薪酬水平与Facebook等其他科技企业持平,但拒绝提供细节信息。Zynga总部位于旧金山,目前拥有1500多名员工,今年还计划将员工总数翻番。

推高薪酬标准

Redfin的处境显示出围绕Zynga、Facebook和Twitter的网络热潮给其他互联网企业带来的影响。

由于吸引了大量希望参股的投资者,Facebook、Zynga和Twitter都已经为应聘者提供了优厚的待遇,推高了其他创业企业的薪酬标准。

与此同时,Facebook和其他公司也允许部分员工变现他们所持有的非上市公司股票,从而对一些规模较小的创业企业构成了更大压力。

在经济危机过后,互联网行业在2009年逐渐开始繁荣,人才竞争尤其激烈。谷歌等巨头也已经做出了反应。去年,这家互联网巨头为所有员工加薪10%。但由于许多互联网创业企业最近获得了大笔融资,使得压力有增无减。

Facebook今年1月从高盛融资5亿美元,估值高达500亿美元,而团购网站Groupon也于同月完成了10亿美元的融资,Twitter去年12月则获得了2亿美元的投资。

与此同时,知情人士透露,Zynga也在与多家投资者洽谈总额高达5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估值最高将达100亿美元。

加薪与股票变现

创立于2004年的美国社交网站Tagged创始人兼CEO格雷格·曾(Greg Tseng)表示,由于Facebook已经为员工提供了一些股票变现渠道,因此他的员工最近也开始询问如何才能变现手中的非上市公司股权。

非上市公司股权交易比较棘手,因为这有可能会引发财务披露问题,并引入不应有的投资者。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最近正在对这类交易展开调查。

因此格雷格·曾说:“我不会主动寻求更多股东。”但是在该公司的64名员工中,有些人已经在此工作了4年多,因此他意识到,“应该让他们变现,并展示他们所拥有的股票期权的真正价值”。

Facebook拒绝对此置评。

今年1月,Tagged还给所有员工加薪10%。格雷格·曾表示,此举是为了奖励2010年的优异业绩,但他补充道:“我们肯定会保持薪酬激励,我们希望薪酬高于市场平均水平。”

除此之外,Tagged去年9月还推出了一项没有限制的休假政策。这就意味着,只要做完了手头的工作,Tagged员工就可以无限制地休假。

人才大战令许多创业企业颇为受挫。

“有些来我们这里应聘的人对我们的项目很感兴趣,但是他们已经拿到了大公司的4份录取通知。很大一部分人都去了其他地方……他们会说,‘我喜欢你们的项目,但我还是会去Twitter或Facebook。’”美国搜索引擎公司Blekko CEO里奇·斯格林塔(Rich Skrenta)说。

原文链接:http://tech.sina.com.cn/i/2011-02-28/11235226388.shtml

华为发公开信背后:北美市场征战十年不再沉默

2月28日消息,从2001年华为开始征战北美市场,到今年已经十年。迫于美国政府的压力,华为在2月19日晚上宣布将放弃收购美国3Leaf公司,华为以收购企业的方式进军北美市场再度折戟。而在一周后的2月15日,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发表公开信驳斥外界对华为公司的四大误解,华为不再选择沉默。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2010年5月,华为出资200万美元收购了美国3Leaf Systems公司的部分资产。2010年11月,华为将此收购案上报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然而,在2011年2月11日,华为接到了该委员会的通知,建议其撤回收购3Leaf特定资产交易的申请。但在当时,华为选择拒绝接受这一建议。

按照美国的相关规定,如果华为拒绝接受这一建议,需要美国总统在15天内作出最终裁决。而这期间,有五位美国众议员联名致信奥巴马政府,称华为收购3Leaf Systems将对美国的计算机网络构成威胁。

“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然而,我们已经决定接受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建议,撤销收购3Leaf公司特殊资产的申请。”在2月19日晚间,华为发表了这样的声明。

这样的决定如同三年前的情景再现。2008年3月,贝恩资本与华为联合收购3Com公司也是因未通过CFIUS的审查而最终放弃。由于华为作为中国厂商参与,美国多名议员和政府官员都担心这一交易将导致华为获得美国敏感军事技术。

华为副总发公开信驳斥四大误解

按照以往华为的一贯的“鸵鸟”公关风格,对于这样的放弃收购的行为一般是“不予回应”或“不予置评”。在业界的惋惜中,这一事件很快归于平静。

不料,在2月25日早间,很多网友看到了一封来自华为副董事长胡厚崑的公开信,洋洋洒洒几千字,一口气解释了在华为投资美国的10年里,华为所遭遇的对华为的误解。这些误解包括“与PLA有密切联系”、 “知识产权纠纷”、“中国政府的财务支持”、“威胁美国国家安全”等。

在这封公开信的最后,华为希望美国政府对华为进行调查。“实际上,我们一直希望:美国政府能够就对华为所有质疑给予正式的调查。我们相信,如果能够通过美国的公平与正义的调查流程,能证明我们是一家真正的商业公司。”

从华为高管”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似的新浪微博,到这封言辞恳切、气正轩昂的公开信,人们发现,华为公司以及华为人开始变了,变得开放,变得热诚,华为不再选择沉默。

这封公开信不是华为高管一时兴起或义愤填膺的结果。对于北美十年征战一直未进入网络设备主流厂商的境遇,华为人也在反思。

华为首席营销官(CMO)余承东在移动世界大会期间也对进军北美市场的问题表达过自己的看法:”过去华为的思路是少宣传,埋头做事低调做人,但是在北美市场,他们的观念与我们不同,西方 社会的方式是你沉默不回应就表示认同。”他也透露,华为接下来将加大在北美市场的服务、产品和公共关系等方面的建设和拓展。

北美市场成通信厂商必争之地

近几年,中国的本土通信设备厂商华为和中兴通讯在欧洲市场和亚非拉市场一向是攻城略地,所向披靡。在北美市场上,华为却屡次折戟沙场。这当然因北美通信设备市场的特殊性使然。

长久以来,北美的通信设备厂商历来由阿尔卡特朗讯、北电网络和摩托罗拉所盘踞,国外的厂商很难进入。但北美作为通信技术发展的先锋,北美市场成了通信厂商的“兵家必争之地”,外国厂商想进军北美市场,只能通过收购的方式进入。

收购美国本土的公司,不仅仅是华为在尝试。爱立信和诺基亚西门子通信,在2009年前后,作为通信设备制造厂商的前两名,一直伺机进军北美市场。

2009年1月,北电网络宣布进入破产保护程序,外国厂商的机会来了。当时北电握有现金24亿美元,但债务却高达45亿美元。诺基亚西门子通信 最先动手,当年6月,诺基亚西门子通信与北电网络签收购协议,斥资6.5亿美元收购北电的CDMA部门和LTE资产。正在双方等待北电的重组时,半路杀出 程咬金,爱立信突然间”横刀夺爱“,斥资11.3亿美元成功收购了北电CDMA部门和LTE资产。

此举既出,北美市场的通信设备市场格局再变。“这项收购与前不久刚刚宣布的与Sprint达成的服务合同,已经使爱立信成为北美市场领导者。”当时时任爱立信CEO的思文凯曾这样表示。

竞买北电网络失败,诺西也没有放弃。2010年7月19日,诺基亚西门子和摩托罗拉发布联合声明,宣布诺西以12亿美元收购摩托罗拉大部分网络 设备业务,希望借此巩固在北美和日本市场地位。该交易原计划在2010年底可以完成,不过因为等中国商务部的审批,目前交易已经被推迟。

回顾华为征战北美十年的历程,2001年,华为在北美设立了北美总部,目前在北美地区共13个办事处和8个研发中心,已拥有1000多名员工。十年间,在美国的研发投资以每年66%的速度增长,2010年达到了6200万美元。

对于北美市场,余承东表示,“在北美市场,在过去受政治因素影响相对较小的时候,华为没有抓住宝贵的时间点,现在在规模上容易被关注的时候,要进入就比较困难了。”

“但我们仍会努力进入北美市场,华为是个没有任何背景的、透明的、开放的、注重信息安全的公司,我们的产品在欧洲经过最严格的安全测试,尊重当地的法律和安全要求。” 余承东说。

原文链接:http://tech.sina.com.cn/t/2011-02-28/00295223800.shtml

 

分析师称苹果今年占美国平板电脑市场80%份额

北京时间2月28日上午消息,美国市场研究公司Forrester Research分析师莎拉·罗特曼·艾普斯(Sarah Rotman Epps)认为,苹果今年在平板电脑市场上不会遭遇挑战。

苹果将于3月2日在美国旧金山召开特别发布会。业内人士普遍认为,苹果将在此次发布会上推出iPad 2。

苹果去年售出1480万台iPad,销售额达46亿美元,占该公司总营收的17%。平板电脑的热潮促使更多硬件厂商试水这一市场:黑莓厂商RIM计划在今年三四月份开售PlayBook平板电脑,最低售价499美元;摩托罗拉移动则推出了搭载Android 3.0操作系统的Xoom,2年合约价格为599美元。此外,惠普、戴尔和东芝也有此类计划。

但艾普斯表示,苹果今年不会遭遇挑战。她说:“苹果占据巨大的先发优势。此外,消费者会把拥有超过60000款应用的iPad 2,与其他厂商推出的初代平板电脑相比较。”

艾普斯认为,苹果今年将占据美国平板电脑市场80%以上的份额。这一数字去年几乎是100%。此外,美国平板电脑市场的销量今年将达到2410万台,比去年的1030万台增长一倍以上。

据知情人士透露,iPad 2将更加轻薄,性能将更加强劲。此外,它至少配备一枚前置摄像头,可用于视频通话。

原文链接:http://tech.sina.com.cn/it/2011-02-28/09445225771.shtml